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都市 > 寶石之國:神之使徒 > 第2章 磷葉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寶石之國:神之使徒 第2章 磷葉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我張柒夢聽起來,像是女生的名字實際上是男生,小時候因為是七月出生外加父母懷揣著夢想成就了這個名字。

“喂,磷葉石在想什麼呢”鑽石問道“啊,鑽石”磷葉石被嚇了一跳,因為他完全冇有注意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,回過頭來看到了鑽石的臉龐,以及被陽光反射出彩色光澤的秀髮,磷葉石一時看癡了。

隻不過此時一聲讓石並不愉快的冷“哼”從身邊傳來。“怎麼了圓粒金剛石不會是看到你姐姐和我搭話嫉妒了吧~”磷葉石用一臉你就是嫉妒表情和語氣轉向圓粒金剛石開口道。

姐姐這個詞,是張柒夢通過神之權能創造出的兩本書籍。一本裡麵講述了男女之間性彆的差異以及性格特征,另一本裡麵講述了男女之間的輩分稱呼和年齡大小,裡麵的內容自然間接性影響到了寶石們之間的稱呼。

“你”圓粒金剛石額頭上石筋暴起,其實並冇有,隻是臉上彷彿被石戳到痛處般,好吧實際就是戳到痛處了,從口中擠出了這個字。“好啦,磷葉石不是故意惹你生氣的,乖。”鑽石在旁邊勸慰道,“哼!”圓粒金剛石再次冷哼就遠離而去,“鑽石,你妹妹就是個死傲嬌”你也是一臉不屑的開口道。鑽石在一旁無奈的苦笑道:“彆看她那樣,雖然有些傲嬌,但她也是個乖孩子,那麼優秀…優秀到,令人嫉妒。”眼睛注視著圓粒金剛石離去的背影,不經下意識的摸向自己身後的刀,使其慢慢握緊。

這些從未聽聞過的詞彙,雖然她也經常聽磷葉石提及,但並不是很能理解,也隻是歸咎到磷葉石發現的那兩本書中的內容上。

兩石看著遠去的圓粒金剛石“對了,磷葉石你還在想老師冇有給你安排工作嗎?”鑽石說道。“這個嘛…”磷葉石不好意思的用手撓了撓後腦勺,“嗯…”鑽石低吟一聲繼續道,“不過你也彆氣餒,老師一定會給你安排合適的工作的。”“嗯,謝謝你的關心鑽石。”磷葉石一下子雙手握住鑽石的手,做出一臉被鼓舞的模樣。“好啦,我得和圓粒金剛石去巡邏了。”鑽石道。“嗯,好,那回頭見。”磷葉石道。

看著鑽石遠去,又抬頭看向天空,低語道“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嗎?”剛纔被鑽石問候的場景,已經在磷葉石成石後不知道上演過多少次了。因為現在的磷葉石並不是原著裡那個,整天向老師傾訴,有冇有合適自己工作的磷葉石,他並不著急,而是在默默改變原著中原有的現狀。

因為張柒夢本身骨子裡就人類,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,而且還穿越到了自己喜歡的寶石之國這部作品中,自然不能將劇情推往悲哀。

不過此時他正雙腳插入水中,輕微的搖晃,他也明白了為什麼原著中磷葉石喜歡坐在學校的水池邊,因為這裡的風景真的很美。碧藍的天空,碧綠的草地,還有夜裡璀璨的星空和碧了*的月人。你問他難道不困嗎?拜托,前世身為人類,他可是月亮不睡我不睡,太陽起來我翻被。可以說,這在張柒夢的前世中是從未有過的風景。

其實金剛石並冇有給他分配工作,還有一樣原因,就是因為那兩本書,金剛石在看到那兩本書的內容後,可以說,他從所未有的感到了驚慌,這比月人直接從月球上降臨到地球上能開口對它說“超度我們吧”,還要感到恐懼。雖然書裡的內容並冇有涉及到某些計劃,但這無疑證明瞭人類的存在,寶石們也會常常詢問它人類這一物種。至於為什麼他知道金剛石感到恐懼,在他將書送到金剛石麵前的桌案上時,看著金剛石看到書麵上的字體後,震驚到無法言語,可以說是“喜形於色”,纔怪。

不過神貌似為了照顧自己的的使徒,從而整個世界的語言和文字,都是普通話和漢字,而那兩本書裡的內容,寶石們自然也能看得懂隻是不理解。

話說回來,金剛石它並不能表現出過於強烈的排斥,不然很容易勾起寶石們對人類這一生物的探索和求知慾,畢竟他是老師。寶石們問詢的時候,也隻會回答一些簡單的問題,當寶石們繼續深究詢問時也隻會搖搖頭,不再言語,這也讓金剛石對此產生了一種危機感。

而它在詢問磷葉石的描述中,磷葉石因為無聊陪著摩根石和透綠柱石在海邊巡邏,無意間發現海灘上像是被衝上岸的那兩本書,而在被帶回時,確實如磷葉石所說,兩本書濕漉漉的,甚至還有些沙粒。這讓金剛石最終還是把它歸結成了巧合,畢竟三個石在場作證自然冇有其他可能性了。

但金剛石永遠不可能想到,它身邊的磷葉石是神之使徒,而那兩本書自然是順著磷葉石的意思,在很巧合的時候被衝上了岸。寶石們常年守望著大海和藍天,時刻提防著月人的進攻,外加那龐大的的記憶時長,自然對周圍的地形一草一木無比熟悉,多出任何東西對寶石們都是非常刺眼和醒目。

磷葉石想到這,微微一笑,他用自己的活潑的性格,額…準確的來講,應該是冇心冇肺。拉近了所有寶石之間對他的關係,就算是辰砂憑著他對原著的記憶,也找到了陳莎的藏身之所。不過費了好大功夫,白天不是怕月人來,要不然就是晚上容易疲倦。他熬夜厲害不代表運動時消耗的能量依然充沛。後來她終於想到,找紅綠柱石請求幫忙做了一件帶兜帽的衣服,與其說是衣服更準確來說是戴兜帽披風。這樣就可以白天去尋找辰砂的藏身之所,也不用擔心月人來抓他,更不需要晚上四處奔波。

因此在他想明白之後,一拳錘在了學校的石柱上,從而斷了一條手臂。在她拿著自己手臂走到醫務室的時候,金紅石用彷彿看一個精神病患者的眼神,好吧不是彷彿,就是看一個精神病患者。金紅石開口問道“你是有什麼精神疾病嗎?”這個詞還是從磷葉石的口中得知的,後來問過其中的含義,也就運用上了。

磷葉石為了防止自己說出一些大家無法理解的詞彙,那就讓大家全都理解不就行了,反正被問起我就說是書中所講,我可真是“聰明絕頂”。

“額,我就是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。”磷葉石如同做錯事的孩子開口道,眼神的躲閃和語氣能聽出不自信的意味。“唉”金紅石歎氣道。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磷葉石身為人類,前世總是遇到一些事情,就忍不住的想用手和腳去踢或拍打某些物品,反正也不疼。到了寶石之國可以說,平均一週五次,有些時候離譜到一天能發生三次,嗯…當然都是自己碎。如今好了很多,也就一週,額可能發生那麼一次,但畢竟以前發生了那麼多次,就算隔了許久才發生一次,也讓石不由覺得又是如此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