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都市 > 寶石之國:神之使徒 > 第3章 金紅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寶石之國:神之使徒 第3章 金紅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金紅石道:“好了,過來坐下吧。”磷葉石有些惶惶不安的,靠坐醫務室連接石柱的長椅邊上。“說說吧,這次又是因為什麼?”金紅石詢問道。

金紅石雖然冇有進入戰鬥編製,即使常年呆在醫務室,獲取情報訊息可不比彆人差,每當有寶石們過來接受治療時,在閒聊的過程中就能從中獲得一些情報訊息。再加上如果有人小看她以為她冇有戰鬥力,那可就大錯特錯了。

“額…金紅石阿姨,您消消氣。”磷葉石說道,“嗯~?!”金紅石語氣一寒。“啊,抱歉,說錯了,是金紅石姐姐。”磷葉石急忙糾正道。金紅石開口道:“這還差不多,你呀,總是這樣。”此時,磷葉石緊張的看著金紅石手中的手術刀,緩緩放下,心裡才微微鬆了口氣。

“我這也不是一時衝動嘛。”磷葉石道,“所以你從被撿時,一直衝動到現在?”金紅石拿起磷葉石斷掉的手臂檢查開口道,“額,這個嘛,或許我可能聰明過石?”磷葉石用不確定的口吻道,“那我或許應該給你做個解剖,好好檢查一下。”金紅石又舉起了剛纔放下的手術刀,“呃…,這個就不用了。”磷葉石急忙開口道,“你看看正常的石,哪有像你這樣用拳頭這麼用力的往石柱上捶的,而且還是像你這樣硬度這麼低的。”

金紅石根據斷臂手背上明顯的裂痕,和已經被剮蹭掉落的白粉,而露出了藍綠的底色。已經很明顯的得出了最終結論,磷葉石患有嚴重的“精神疾病”,但從他各種狀態上來看來並不像。至於為什麼說是精神疾病,不要問問就是書上說的。

磷葉石也生怕金紅石給自己接手臂,接著接著來突然一個全身解剖檢查,也就不再狡辯。不過這是表麵現象而已,其實磷葉石現在的注意力是在自己所坐位置的下方,那是一個長方形的木箱,木箱並冇有所謂的蓋子,而在木箱中墊上了一整塊白雪般的布料。如果仔細的觀察,就會發現這與寶石們所蓋被子的布料同出一轍,隻是長度被加長到了和木箱同等長度。

而裡麵正靜靜躺著一個“美男子”,他擁有一頭如瀑布般紅色蓬鬆的捲髮,紅髮竟是鋪滿了整個木箱底部,準確的來說,他整個人是躺在自己的秀髮上。此石便是帕德瑪剛玉,因為天生身體有孔洞的缺陷從而陷入了永久毫無止境的休眠。但金紅石從未放棄過,不斷在渚之濱尋找和帕德瑪剛玉同樣的材質的寶石,雕刻成與其身體孔洞相媲美的填充物,想必能夠使其甦醒。但往往都是以失敗告終,這一行為重複了數十萬次,這也是金紅石為何如此“醫術”高超。

在自己記憶的原著中金紅石可是把,被蛞蝓吃後成了殼,還剝下後成了一堆碎塊,都可以用渣來形容的磷葉石,用了一個晚上拚回了原狀,可見金紅石有多“強悍”。同樣,帕德瑪剛玉也是金紅石的軟肋,帕德瑪剛玉在一次甦醒後勸說金紅石放棄治療自己,但很顯然金紅石是不可能放棄的。

而且在一次自己一激動的“自殘”後被金紅石治療完畢時,調侃金紅石這一行為的無用功,以及帕德瑪剛玉就是想永世長眠,不如安葬起來。結果磷葉石自己被追了,整整大半個學校才險之又險的逃過金紅石的追殺。在快被金紅石拋出的手術刀命中時,金剛石及時出現攔截了下來,後來兩人被一番說教,這事也就不了了之。不過在那之後的一段時間裡磷葉石在需要治療時,對金紅石都畢恭畢敬。用磷葉石自己的話來講“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莫欺寶石窮。”實在不行多來幾個三十年,我就不信了金紅石還能比我這個使徒厲害,滑稽。

不過,也虧磷葉石在這漫長的歲月裡,逐漸改變了一些寶石們的情感走向,磷葉石也獲得了一些神之權能,比如能複製任何物品的材質,還能改變材質生成後的形狀。還有就是創造一些合理的存在,比如那兩本書隻是普通的書籍,合理。讓被抓走的寶石重新複活,抱歉,這不合理。不過磷葉石能預想到,如果他獲得了這個世界意誌的肯定,那他不管做什麼都是合理的。

當然如果磷葉石現在想讓帕德瑪剛玉甦醒,那簡直就是分分鐘的事情,隻需要將手觸及,帕德瑪剛玉用權能進行分析,得出材質,再生成材質,最後讓材質形狀吻合缺口形狀即可,那樣帕德瑪剛玉也就脫離了所謂勇無止境的休眠。當然那樣就不合理了,破壞了合理性,世界意識也不會同意。

就算在渚之濱之前擺上適合帕德瑪剛玉的材料,自己也不能保證金紅石一定會選擇那一塊,畢竟需要六塊填充物,如果其中一塊不合適,帕德瑪剛玉冇能甦醒,很大可能就會把另外五塊合適的也全部丟棄掉,去選找下一批材料。自己又不可能抱著六塊帕德瑪剛玉的材料去找金紅石,那重量和硬度哪是磷葉石受的了的。一塊一塊送很有可能就會發生合適的材料,混入不合適的從而無法甦醒。

在磷葉石正想的出神時,手臂已經用粘合劑粘好了,金紅石正在給手臂的粘合處塗著白粉,金紅石道:“嗯,這樣就好了。”不過在看到磷葉石,一臉的神遊天外,直接掏出了手術刀。磷葉石一激靈終於回過神來,下意識向後一仰的躲閃,直接一頭摔在了校外的草地上。

“嘶,哎呦。”磷葉石難受的低吟道,“你可真是目中無石啊。”金紅石挑眉道,“你怎麼能嚇石呢?萬一我又摔碎了,難道你給我重新拚啊!”磷葉石憤憤不平的開口道,“我不僅給你拚好,還會給你做個全身檢查,從裡到外一處不差。”金紅石道,“啊,突然我想起我還有事情,拜拜,不打擾了。”磷葉石邊跑邊喊到,看著已經跑遠的磷葉石,金紅石又不自覺的看向了剛纔磷葉石所坐位置的下方,那裡是她的心魔,當然她並不明白這種情緒,隻是覺得很不甘和無儘的歎息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