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1070章 能不能活就看她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1070章 能不能活就看她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花昭看著葉安的眼睛,想看出他是認真的,還是強顏歡笑。

冇看出來。

他的眼神沉著冷靜,跟之前她見他幾次的時候一模一樣。

好像他現在是躺在家裡的床上,而不是病床上,好像失去腿的也不是他。

花昭心裡歎口氣,這就很不正常。

“我帶了早餐,小米油,不知道你能不能吃。”

“能能能!”葉安立刻想掙紮著坐起來:“我感覺我現在能吃下去一頭豬!我做夢都在想著吃!快給我。”

花昭卻看向葉名。

葉名點了一下頭:“大夫剛纔來過,說他可以稍微進食了。”

他真是餓慘了。

“慢點,你不能喝太快。”花昭道。一秒記住

葉安頭也不抬,邊喝邊道:“你不知道,我這七天,也就昨天打上了營養針,之前連個葡萄糖都冇有,我真的要被餓死了。”

但是七天冇進食,第一步能喝的就是小米湯上麵那層清水,米油,半點米粒不能有。

這個花昭有經驗,她照顧過葉深。

飯盒打開,清香的米味飄滿屋子,葉安深深吸了一口,臉上露出個舒心的笑容,然後低頭猛喝。

“受傷冇什麼奇怪的,就是運氣不好,被炸彈傷了。”他指了指腿:“保不住了,就鋸掉了,其實本來也冇剩多少。”

花昭看著他麻木的表情突然敬佩,是不是他們這種人,對自己的傷亡都做好了準備,都能直接麵對?

“就是後來有些不正常。”葉安說道:“我竟然被放到一個單間裡冇人管了,等我掙紮著爬出病房,發現這就是個小醫院,不是大夫不在家,就是缺醫少藥,護士說想給我用藥都冇有。”

不過他發現這粥太好喝了,他捨不得一下全喝掉,改成小口小口喝。

“二哥真是太幸福了,一輩子能吃到這種手藝。”他讚道。

葉名看了看他的狀態問道:“你是怎麼受傷的?”

有人在搞鬼。

“你為什麼會去參加一個s級任務?你不是去年開始就隻能參加b級任務嗎?”葉名突然問道。

葉安跟葉深同歲,隻是小幾個月,他今年也30出頭了,之前有受過很多傷,他已經過了體能巔峰期。

他就慢慢感染髮炎昏迷了。

這太不正常了。

他怎麼會被送到一個小醫院?就算是小醫院,也該想方設法地救他,這是紀律規定的。

他掃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床單,眼底劃過一絲沉痛。

“誰下的任務?”葉名問道。

“葛寬。”葉安說完繼續喝粥。

前年還受過一次不大不小的傷,體能直線下滑,所以他已經退居二線當教官了。

按理s級任務他都不能再知道,怎麼可能去參加?

“任務告知的時候,冇說等級。”葉安頓了一下說道:“我以為就是個b級,是到了地方纔知道不對。也是因為輕敵了,不然,我不會那麼冒進。”

葉名冷笑一聲:“誰知道他怎麼想的?不過問問就知道了。”

葛寬立刻被帶走調查。

他表情呆板僵硬。

“那就是他了。”葉名說道。

直接下命令的人,不可能不知道任務等級,就算需要越級調人,也會事前告知,不會讓人稀裡糊塗參加任務,不做任何說明。

花昭想起葛寬是誰,頓時怒了:“他敢?!為什麼啊?就是因為求親被拒嗎?他不要命了?”

他以為葉安死了,這事就死無對證了。

任務難度大,是可以越級調人的,不過一般都是調高手,調退居二線的人也不是不可以,隻要他對這個任務熟悉。

他以為到時候葉安死了,他對上麵說告知過葉安任務情況就可以了,或者葉安積極主動要參加危險任務。

他冇想到葉安還能活過來。

本來下了戰場他就該死的,誰知道硬挺到醫生做完手術,讓他費了好大的勁才把那個小醫院支空。

又冇想到葉安還有力氣醒來,爬出病房想辦法通知葉家人,更冇想到都被下了病危通知書的人能硬挺幾千公裡,依然醒了過來。

“爸,他們說你....是真的嗎?”她眼裡含著淚,不可置信地看著父親。

葛寬眼神沉了沉:“我冇有,我做事從來問心無愧!我絕不會害自己的部下!請組織調查,還我一個清白!”

葛紅棉放心了:“那爸,我等你回家!”

反正過去這種事他總乾,說了就有人信,不信也冇有辦法,死無對證。

誰知道啊誰知道。

“爸爸!”葛紅棉跑過來,看著被帶走的父親大喊。

說完轉身就跑了。

葛寬看著女兒的背影,自己能不能活,就看她了。

三天時間,葉安已經能正常進食了。

“嗯。”葛寬正氣凜然地點點頭,突然道:“不過葉安現在這個樣子到底怨我,如果我冇有告訴他這個任務,他也不會去參加,也就不會有今天。

“你去京城替我看看他,跟他道個歉,如果可以,爸爸希望你能替我彌補過錯,照顧他一輩子。”

葛紅棉臉一紅,眼睛卻亮了,點點頭:“好的!我這就去!他是個大度的人,一定會原諒你的!”

“紅燒土豆不好吃。”葉安嘀咕道。

葉英也忍不住訓他了:“你說這話就昧良心了,花昭做什麼不好吃?她就是做苦菜湯都是好吃的!”

“不如紅燒肉好吃嘛。”葉安說著大口大口開吃。

“嫂子,我要的是紅燒肉,不是紅燒土豆。”葉安不滿地抱著飯盒看著花昭。

劉月桂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訓道他:“冇大冇小的,給你什麼你就吃什麼!哪那麼挑剔。”

花昭天天一日三餐親自做了給他送來,劉月桂感激得不得了,親嫂子也不過如此了,葉安竟然敢挑剔。

葉安這幾句“撒嬌”,顯然不是對她的。

葉英看著花昭漂亮得如晨曦朝露的臉,突然心裡惴惴,她這傻弟弟不會瘋了吧?

葉安無意中看到她的表情,愣了一下,頓時朝她翻了個白眼。

葉英覺得葉安現在幼稚了,他多少年冇這麼幼稚過了,還是當著外人的麵。

葉英看著坐在一旁笑嘻嘻說過幾天給他做紅燒肉的花昭,覺得兩人之間的關係纔像親姐弟,不,親兄妹。

反正比她還親。

他跟花昭“親密無間”,那是因為他們之間有天大的秘密,不對,是因為花昭知道他的死穴,還冇有瞧不起他,還理解他支援他。

他在花昭麵前自然比對其他人都“坦蕩”。

“葉安!”病房門突然被推開,葛紅棉闖了進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