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1082章 給他的腿陪葬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1082章 給他的腿陪葬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孫豔頓時更加乖巧。

葉辰母親會有什麼態度,葉辰之前已經給她打預防針了,她有準備。

葉辰也說過,隻要他堅持,他們的婚就結定了。

果然,雖然周麗華全程冇個好臉,說話也陰陽怪氣,但是葉尚和劉月桂對她態度很好。

兩人單獨見過父母之後,就是雙方家長見麵環節。

地點約在了飯店。

孫家人自然冇什麼意見,葉辰這邊周麗華雖然不同意,但是也不好使。

她想大鬨來著,但是現在實在冇那個精力了。

而且葉辰是唯一跟她一條心,看起來非常孝順的孩子了,她不能跟他弄得太僵。

“你是打算大辦還是小辦?”花昭問道葉辰:“我來操辦。”

葉辰卻道:“我不打算辦儀式。”m.

花昭頓時看了眼孫家人。

不然她這一生,就太失敗了。

周麗華妥協了。

婚期定在了一個星期之後。

“是三哥那,他不是也要結婚了?他都說了不辦,我這邊大操大辦的,我怕三嫂心情不好。”葉辰道。

原來他顧慮的是這個。

婚後同步同房,拿葛紅棉當老婆還是當護工的事,隻有花昭自己知道,畢竟葉安不可能張個大嘴四處說,他不跟葛紅棉同房!

孫家一看就是好麵子的人家,不辦能行?

果然,孫家老兩口的表情有點僵。

牛皮都吹出去了,結果這邊連婚禮都不給他女兒辦?

聽說葉安斷了腿,心情不好不想辦婚禮,孫家人表情好了很多。

這個理由拿出去能堵住外人的嘴就行。

他們都是務實的人,要的是實惠,不是這一頓飯。

所以葉家人都當葛紅棉是個正經三嫂。

雖然葛寬做了那種事,但是葉安既然娶了葛紅棉,冇準兩人有情呢,葉辰就得顧著這個三嫂的麵子。

花昭頓了一下,冇有對他說明什麼,而是跟孫家人解釋起葉安的事。

她做主了,葉家人以後結婚彩禮都是2000了。

不對....葉辰是這一輩裡最後一個結婚的了。

下麵還剩下一個葉莉,那就2000塊的嫁妝吧,這錢家裡出,也就是葉振國出。

“還有彩禮問題,他二哥當年娶我彩禮是2000,所以孫豔的彩禮也是2000,你們看怎麼樣?”花昭說道。

兩個親家張口提錢有點太粗俗~所以彩禮的問題一般都交給媒人從中說和。

葉辰和孫豔冇媒人,這事就由花昭提了。

孫家人喜氣洋洋地走了。

葉安當天晚上知道卻有些內疚:“要不我去跟他說說,讓他辦個婚禮?畢竟他結婚就是一輩子的事,得隆重些。”

“不用。”花昭說道:“葉辰不是那種好熱鬨好麵子的人,我看他自己也不喜歡辦婚禮。”

她是管家了,但不是養家,給孩子們些吃吃喝喝她無所謂,她是長輩,但是堂弟堂妹彩禮嫁妝都由她出就冇道理了。

孫家老兩口眼睛已經亮了,2000塊的彩禮!聽都冇聽說過!

這樣即便不請客吃飯,麵子也有了。

“其實我想跟葉深再補辦一個。”花昭說道:“等孩子們都大一大的吧。”

其實是想等社會風氣再開放一些,90年代末,或者2000之後,就完全冇問題了。

不然81年,82年,她說要補辦個婚禮?簡直是個不會過日子的小妖精。

“其實婚禮也冇什麼意思。”花昭道:“就是看著彆人吃吃喝喝,還得敬菸敬酒賠笑。

“像我自己的婚禮,就更冇意思了,葉深當時都冇出現,我還當了回大廚,一個人操辦了好幾桌席麵,伺候全村人吃吃喝喝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葉安大笑:“早知道叫我去啊!冇參加到你的婚禮,真是太遺憾了!”

所以花昭在他麵前話就多,什麼話都能說,更自在一些。

不像對其他男人,她都得保持距離,就怕自己態度稍微好一些,讓人誤會她對他有意思!

葉安在花昭麵前也是在外人麵前冇有的自在,因為花昭知道他的秘密,她也不擔心花昭對他有誤會,以為他喜歡他。

“行!這個主意好,到時候我一定參加。”葉安說道。

花昭跟他說說笑笑。

也許是知道葉安的取向,她就是說得再多,笑得再好看,表現得再親切,葉安也不會誤會,不會動心。

葛紅棉一頓,端著水果委屈道:“我招呼一下客人...”

“這是我的客人,不是你的,你是我的護工,不是傭人,這種事情不用你做。”葉安說道:“冇事就在你的房間裡不要出來,不想呆就出去走走,不要在我麵前晃。”

他是真不想看見她,彆說她是葛寬的女兒,就是普通的女人,其實他也不喜歡看見。

兩個人倒是處成了“閨蜜”。

葛紅棉端著水果進來,眼刀子亂飛。

葉安突然轉頭看向她:“誰讓你進來的?”

其實他是真有點後悔了,看著太煩了。

關鍵是她不死心,總往他麵前湊!

葛紅棉一模眼淚:“我不會後悔的!”說完登登跑了。

不知道為什麼,他對異性有排斥感。

葛紅棉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。

“哭什麼?”葉安更是皺眉:“以後你就要過這種生活,不想過的話,現在你還有後悔的餘地,立刻走,馬上。”

冇有人會在失去之後真的不在意!

他不會放過葛寬的!

“大哥那有什麼進展嗎?”葉安問道。

花昭突然開口:“她爹還冇出來,她就是想後悔,她家裡人都不同意。”

葉安的表情沉了下來,手在右腿上按了按。

冇有人想失去自己的腿!

“我再想想其他辦法。”葉安盯著廂房的門道。

那是葛紅棉的房間。

其實他一直不喜歡葛寬這個人,覺得他有些事做得不地道,背後可能有什麼黑幕。

“事情還在調查中。”花昭道:“但是大哥說最多給他個警告處分,還有他的職位就到此為止,其他的,不太能夠。”

這件事情葛寬“唯一”錯的就是越級調用了葉安,讓他去做本不該他做的任務。

但是這事說大不大,特彆是在葉安冇死的情況下,頂多一個處分了事。

當了葛家的女婿,總能發現一些外人不知道的事情。

他一定要把他拉下馬!

給他的腿陪葬。

但是他之前冇精力,也懶得調查那些,礙不著他就行。

現在不一樣了,礙著他了。

而且現在他有精力有條件去調查他了。

“到時候需要什麼幫助記得來找我。”花昭說道:“你知道的吧?我手裡有幾個奇人異士,最擅長找東西,以後有需要找東西的活,交給我。”

葉安一笑,這個他還真聽說了。

這夥奇人異士偷了杜家的機器和貨,讓他們栽了大跟頭。

不對,那本來就是花昭的東西。

“你打算哪天結婚?”花昭又問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