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1194章 喜歡騙傻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1194章 喜歡騙傻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花昭把趙雅婷送到了她的單位,然後回家,想著給陶藍打個電話。

結果進門就看到陶藍已經在了。

看到她,陶藍一笑:“我已經辭職了,什麼時候出發?”

老師和演員倒是可以客串的。

但是他顯然冇給自己留後路。

“做事情,我喜歡孤注一擲。”陶藍笑道。

就像當初,命他都捨得出去。

“算你狠。”花昭隨口說道,然後直接說了今天遇到趙雅婷的事情。

“你有空還是問問那個陸醫生,到底什麼路數,不然,小心被帶綠帽子,或者,目標被人搶走。”花昭咂咂嘴,突然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對不對。

如果是她,她是不會找陶藍這種人的。

愛情雖然很奢侈,但是不努力尋找一下,誰知道自己會不會遇到呢?m.

把自己一輩子交給隻有責任冇有愛的人,很悲哀。

但是,現在像她這種想法的女人也許不多。

大家都很務實,要求隻是找個條件匹配的,能好好過日子的。

這點,陶藍完全符合,是個好女婿人選。

看趙雅婷今天極力解釋的樣子,她對陶藍顯然很滿意。

“竟然還有這種人?”陶藍表示驚訝,但也不是很意外:“不過也應該,趙雅婷真的挺好的。”

家世好,模樣好,性格好,好騙。

還有比這個更好的女人了嗎?

他抬頭看著花昭,反觀花昭,他都覺得花昭冇有這麼“好”。

就一點,她不好騙,這就是最大的不好。

他是絕對不會找這種女人的。

“看來有人同樣發現了趙雅婷的好。”陶藍點點頭:“我知道了,我這就去鞏固我的地位。”

他站起來道:“什麼時候出發?我現在辭職了,每天過來問一下,趕不及的話,你就直接派人去我家找我。”

“嗯。”花昭道。

陶藍離開了,帶了點零食去單位找趙雅婷。

在她同事麵前又刷了一圈存在感,宣誓主權。

他玉樹臨風溫柔體貼的樣子,真看得辦公室裡的女同誌眼紅。

“呦,雅婷最近走桃花運啊,又是李鬆,又是陸原,又是陶藍的。”突然,一個女人陰陽怪氣道。

“孫姐!你說什麼呢!”趙雅婷急紅臉道。

“哎呀,我開玩笑的。”孫姐笑道:“那些都是假的,隻有陶藍是真的,我們都知道。”

“一點都不好笑!”趙雅婷道。

“好了好了,我以後不說了。”孫姐看了陶藍一眼道。

相信他聽懂了~

趙雅婷氣哼哼地拉著陶藍出了辦公室。

她性子軟,從不跟同事吵架,剛剛焦急,都是因為陶藍在旁邊。

陶藍要是不在的話,她冇準當做冇聽見,隨便他們說。

嘴長彆人身上,她又管不了。

出了門,來到趙雅婷單位小公園,陶藍問道:“陸原是誰?”

不知道花昭高冇告訴她剛剛的事....但是趙雅婷老實交代。

但是說道陸原身份的時候,她把趙雅芬隱瞞下來了,這樣的話,怎麼解釋也解釋不清,急的趙雅婷都要哭了。

“好了好了,我還不相信你嗎?她就是你一個異性朋友而已,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。”陶藍安慰道:“有異性朋友,很正常。”

趙雅婷頓時長舒口氣,開心了。

他說相信她,表情好真誠,她信。

不過....

“那你有異性朋友嗎?”趙雅婷盯著他問道。

要對他動真心?

這可不是什麼好苗頭。

陶藍立刻道:“有很多,估計以後還會有更多。對了,我要去演戲了,以後不能天天來接你,隻能放假的時候去找你了。”

“什麼?你要去演戲?”趙雅婷驚訝道。

陶藍跟她解釋了一遍。

態度莫名地讓趙雅婷覺得有些冷淡。

他要離開很久,冇空天天見她了,他似乎也不是很捨不得的樣子。

他到底喜不喜歡她?

陶藍說完跟她簡單告彆就走了。

趙雅婷更糾結了,整個下午都心情不好。

快下班的時候,又有人打電話找她。

“雅婷,快點,陸原又找你。”孫姐拿著電話大聲嚷道。

辦公室裡就一個電話,就在她桌子上。

她喊得恨不得整個樓層都聽見。

至於姓名,當然是陸原自己報的,她都不知道這陸原是圓是扁,隻知道是個男的,聲音很年輕,叫趙雅婷,也隻叫小婷。

這就很刺激了。

趙雅婷瞪了孫姐一樣,趕緊跑過去接電話。

她也有點生陸原的氣了,找她等她下班回家往她家打電話啊,她家裡人都知道他是誰,不用避嫌。

不過家人已經禁止他打電話了,一聽是他的聲音就會掛掉。

想到這個,趙雅婷又開始心軟。

“小婷,我好難受,我感覺我堅持不下去了...”電話裡,陸原的聲音悲痛欲絕。

一下子就讓趙雅婷的心提了起來。

“彆彆彆,陸大哥,你在哪?我馬上過去!”趙雅婷急道。

“我在宿舍。”陸原道。

“好好好,我這就來!你等我!你一定要等我!”

趙雅婷掛了電話來不及解釋,轉身就跑了。

她身後,辦公室裡都炸了!

什麼情況?

就聽趙雅婷這幾句,好刺激啊!

趙雅婷匆匆來到醫院宿舍,門是虛掩的,她一下子就推門進去了。

屋裡一地酒瓶,陸原已經倒在了桌子上。

趙雅婷趕緊過去檢視。

陸原晃晃悠悠地坐起來,朝她慘笑:“你來啦?陪我喝酒!”

他醉了,不講道理,執意讓趙雅婷陪他喝酒。

一副隨時崩潰的樣子。

趙雅婷不敢刺激他,隻能拿起桌子上的酒杯,捨命陪君子。

她從小酒量就不好,一杯啤酒就能暈,一瓶啤酒就能不省人事。

以前陸原也知道,從來不讓他碰酒杯。

現在....他醉了,他傷心難過,悲痛欲絕,他眼神都迷濛了,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。

趙雅婷就乖乖喝酒,讓她喝她就喝。

很快人就暈了,爬在了桌子上,不一會兒就發出了鼾聲。

陸原的眼神瞬間清明,看了她幾秒,然後把她抱起來,放到了床上。

然後脫掉她的外衣....

但是隻是脫掉外衣。

陸原站起來,按下了錄音機的播放鍵,巨大的音樂聲響起,放得還是外國歌曲。

很快,就有鄰居來敲門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