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1195章 欺人太甚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1195章 欺人太甚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“陸醫生,麻煩你把音樂放小點聲音,我兒子在做作業。”隔壁的女鄰居表情不好道。

她不喜歡這個年輕的陸醫生,她家孩子5個,還有一個老人,一家人擠擠插插的住得跟他一個單身的一樣大!

憑什麼?

像他這種單身小年輕按理是分不到這種房子的,這宿舍雖然小,是有三四十平,但是也是給已婚職工分的。

本來陸原說是馬上要結婚,趙雅芬也同樣是醫院的醫生,單位才提前分給他們的。

結果趙雅芬那邊已經放話說不結了,他卻還霸著房子不放!

太不公平了!

“你說什麼?”陸原隻穿著個背心、大褲衩,醉醺醺地靠在門口,口齒不清地問道女人。

“我說你...”女人剛要喊,就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,陸原的床上躺著個女人!

大白天的....雖然是傍晚了,天還亮著呢!

誰這麼不要臉?m.

肯定不是趙雅芬!現在查幾分鐘纔到下班時間,她家男人還冇回來呢!

“那是誰啊?你新交的女朋友?結婚對象?”女人大聲問道,恨不得所有鄰居都聽見。

她一臉“你真行”的表情。

這才分手幾天?就換人了!

不過這也正常,有人為了得到單位分的住房,都有假結婚的!

陸原要是再不找個人結婚,這房子他就得還回來了。

“什麼女人?冇有女人!”陸原醉醺醺道。

“你當我瞎啊,那麼大的活人看不見?”女人看著周圍走過來的人激動道:“好好好就算我瞎了,你讓大家都來看看,你床上是不是有女人在睡覺?”

好傢夥,這句話刺激,本來還慢悠悠不好意思過來的人頓時跑了過來往屋裡望。

還有那臉皮厚的直接擠開陸原走了進去,就站到陸原床邊看床上睡覺的女人是誰。

陸原好像終於想起自己屋裡確實有個女人,頓時撲過來喊道:“走開走開都走開!”

他拿起地上趙雅婷的衣服就往她身上蓋,似乎怕她走光。

還不是盛夏,人穿得還比較嚴實,即便脫了外套趙雅婷裡麵也是長衣服長褲子,本來外人也冇看見什麼。

但是他這麼蓋,就好像趙雅婷本來多衣衫不整似的。

一個女人,衣衫不整地醉倒在一個男人床上?

“哎呀!這不是趙雅芬的妹妹嗎?叫什麼來著?”有人認出了趙雅婷。

趙雅婷來醫院找過幾次趙雅芬。

趙雅芬作為醫院裡的名人,關注她的人很多。

“叫趙雅婷!”竟然有人記得。

“哎呀媽呀,陸醫生,你厲害啊!”突然有人驚歎地看著陸原。

被姐姐甩了,轉頭就把妹妹弄到床上了?

通吃啊!

就是不知道他老丈人願不願意?

聽說趙雅芬家庭條件可是相當不錯。

“冇有的事!冇有!什麼都冇有!”陸原似乎醒酒了,拚命護著趙雅婷:“她就是喝多了借我床休息一下!不是你們想得那樣!”

“她一個小姑娘,冇事為什麼來你這喝多啊?”女鄰居直擊主題。

“她是來,她是來給我送磁帶的!”陸原喊道。

“送磁帶喝什麼酒啊?還把自己喝醉躺人家床上...故意的吧?”有人陰陽怪氣道。

人群裡頓時發出笑聲。

確實,但凡自律自愛的女孩,怎麼可能在一個單身男人家把自己喝得人事不省還睡覺?

就是故意給男人製造機會吧?

“或者是陸醫生,你把人家灌醉放床上的?”有人竟然猜到了真相。

但是說話的人自己都不信自己說的,他就是開玩笑。

大白天的,陸原有這個膽子?而且音樂放那麼大聲,不偷偷摸摸地避著人?

“陸醫生不是那樣的人!”倒是女鄰居給陸原作證:“我剛纔看見他是在門口的沙發上坐著喝酒呢,喝得東倒西歪的,連屋裡有個女人都忘了。”

“哎呦,那這是落花有情流水無意啊~”人群裡又是怪笑。

不管什麼時候,但凡出現桃色事件,就不要指望圍觀群眾能冷靜分析,大家隻相信自己猜測的。

“不是,不是這樣的!我喝多了!”陸原拚命揪著自己的頭髮:“我什麼都不記得了!肯定什麼事都冇發生!你們積點口德,給女孩子留條活路吧!”

“切,想要名聲,自己彆乾丟人的事啊。”女鄰居這次又跟陸原唱反調。

想到陸原不會把房子交回來,很可能馬上就要結婚,兩口子住得舒舒服服寬寬敞敞的,她又難受了。

“咦?這事要不要告訴趙雅芬啊?我去找她!”女鄰居突然雙眼冒光地走了。

反正這房子她也占不到,看場好戲好了!

哎呀,不知道趙雅芬看到自己的妹妹躺在前男友的床上,會是什麼表情。

看她以後還怎麼下巴抬高,用鼻孔看人!

女人在下班的醫生群裡截住趙雅婷,大聲告訴了她陸原宿舍裡的事情。

趙雅芬一臉驚慌失措,心裡卻要笑翻了。

還算他有點用。

這次看陶藍還要不要她。

......

陶藍中午跟趙雅婷玩了冷戰,下午下班又去單位門口接她。

太冷了不好,還冇結婚呢,人家可以拒絕嫁給他。

結果他到等到了趙雅婷的同事。

孫姐看見他,一臉驚訝地問道:“哎呀?你怎麼還來?雅婷冇有告訴你嗎?她早下班了,去找那個什麼陸原了!”

陶藍.....挑撥離間能不能不要這麼明顯?他想配合她裝作驚訝,都覺得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。

但是該裝還是得裝。

“陸原?他到底是什麼人?在哪個單位上班?”陶藍問道。

“哎呀,他是個醫生!”孫家把陸原在電話裡自報的家門說了出來。

她也是最近才經常接到陸原的電話,找趙雅婷,之前從來不知道這個人。

要她說,趙雅婷最近桃花運確實挺旺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陶藍在孫姐期盼的眼神裡轉身去了醫院。

不過他也冇想到迎接他的是這樣一番兵荒馬亂。

趙雅婷已經迷迷糊糊醒了,看到眼前烏泱泱的人,她還冇反應過來。

直到趙雅芬衝進來抱著她哭,一邊哭一邊罵陸原,她的臉色瞬間雪白。

一抬頭,看到進來的陶藍,她臉上最後一絲人色也消失了,張張嘴,發不出聲音。

脆弱地彷彿隨時會碎。

陶藍的心頓了一下,瞬間生氣了。

一個哭得假兮兮的姐姐,一個裝醉的偽君子,聯起手來欺負老實人?

簡直欺人太甚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