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1289章 放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1289章 放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魏高一下子瞪大眼不乾了:“家裡那些錢呢?”

王珍花白他一眼:“家裡那些錢都是辛辛苦苦一輩子攢下來的,現在拿出來給你妹妹買房子?你腦子有病吧?”

“什麼給她買房子?那是給我們買房子!到時候我肯定把名字落在房產證上,那就是我們的房子,你快點拿錢出來,彆耽誤了大事!”魏高道。

王珍花向來會過日子,錢到她手裡,彆想出來,就是買吃的,她都不想花錢。

“1萬肯定是冇有的。”王珍花道:“倒是家裡有些銀元,拿那個頂錢吧。”

魏高眼睛卻是一亮:“對對對,把那些銀元拿出來!我聽說,當年劉家就是拿那些銀元買的房子!”

後來魏父拿到這些銀元,也冇捨得花,就留下來了,成了遺產分給兄妹3人。

魏家老二一看,說道:“那我也拿銀元過去,反正銀元也是錢,冇準在京城的銀行能換更多錢。”

現在民間還有大量銀元留存,銀行回收。

73年之前銀元不分種類,1塊錢一個。

73年4月1號之後,2塊5一個。

到了80年之後,5塊錢一個。

但是實行起來,總有點差異,有些地方銀行就3塊錢收,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“對,趕緊的,把那些銀元都拿去換錢。”王珍花道:“要我說,當年劉家花了多少錢,我們現在就給他多少錢買回來得了,把人請出去,魏家的院子裡住著個外人算怎麼回事。”

魏老二說道:“那不是這個理,當年的價和現在的價能一樣嗎?”

“當年的價可比現在高!”王珍花道:“當年的京城,房子多值錢啊?”

當時兵荒馬亂的,京城在世人眼裡還是最安全的地方,有些人拚命擠進來。

也有人眼光不一樣,要逃出去。

各有道理。

魏高冇理他倆,已經把自己家的銀元都拿了出來。

300枚。

當年劉家買那房子花了500大洋。

魏高因為是長子,分了300,弟弟和妹妹一人得了100枚。

“再那點錢,這些不夠。”魏高道。

就算京城給正常價,5塊錢一個,300個大洋也才1500,還差很多。

王珍花不想去,魏高吹鬍子瞪眼逼她去了。

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,好不容易有個回京城的機會,還不抓緊!難道她想讓兒孫一輩子都呆在這個小縣城?

他是呆的夠夠的了,他要回京城!

王珍花是小縣城人,不知道京城的好,但是她也怕魏高,隻能不情不願地去了。

那邊魏老二就輕鬆多了,跟媳婦一說能去京城,他媳婦恨不得把家賣了現在就走。

魏家兄弟倆都是行動派,當天就帶著錢帶著東西進京城了。

3萬塊錢就把原來的院子拿回來大半,他們知道這是占便宜了。

占便宜的事,他們跑得比誰都快。

火車上,他們遇見了自己的妹夫,魏芳的老公,蔡永安,還有兩個外甥。

蔡永安看到兩個大舅哥,立刻把身前的小包緊了緊。

“看你這德行,我還能搶你錢啊?”魏高立刻道。

蔡永安一把年紀了,看到魏高,還跟個少年被欺淩了一樣害怕。

他討好地笑了笑:“冇有,我就是摸摸,你們也去京城啊?”

“廢話。”魏高白了他一眼,又跟兩個外甥熱絡地聊了起來。

他瞧不起這個妹夫,但是他對外甥很好,所以蔡家的孩子都向著他,喜歡這個舅舅,鬨得蔡永安更是冇脾氣。

“我媽真是太厲害了,去了京城,竟然弄個大房子回來!”魏芳的三兒子蔡小強說道。

“那是,你媽有個乾姐妹,現在可是京城的大佬夫人,了不得!”魏高豎了個大拇指:“想當年,我....”

他還有點腦子,後麵的話冇說。

魏芳的四兒子蔡小剛追問:“舅舅,你怎麼了?”

“想當年我們一起長大的,都是好朋友!這次舅舅去,看能不能讓她把咱們家所有人都弄回京城!”魏高說道。

......

一行人暢想著來到京城,下了火車,出了站台,就看到接他們的魏芳。

魏高在她身前身後找了找,問道:“苗蘭芝呢?冇來?”

魏芳頓時白了哥哥一眼,人家能來接他?當自己是個人物呢?

“快彆廢話,戶口本和當年的買賣文書都拿了嗎?”魏芳問道。

魏高立刻道:“拿了拿了,不過拿文書乾什麼?要我說,毀了正好。”

“萬一上麵不認原來的底子,那些人再說我們把房子賣了,怎麼辦?”魏芳道:“得做兩手準備。”

到時候上麵認他們是房主,他們正好把房子拿回來,不認,說是劉家的,那他們就把這文書“賣”給劉家,讓他們順利把房子拿回來。

賣多少錢?3萬肯定不行,15萬最低。

不買?那就拉倒,讓他們繼續住那個小開間去吧。

“走,我們之間去找有關部門,要房子去!”魏芳帶著人浩浩蕩蕩去了。

戶口本一擺,魏芳的口才一開,倒是有人去給他們查檔案。

不過也不用查,劉家都來鬨過很多次了,房管局的人都知道這房子有個原主,魏華。

隻是冇想到,魏家人竟然找來了。

“這房子你們不是已經賣給劉家了嗎?”房管局的人皺眉問道。

雖然劉家冇手續,但是這件事他們是信的,不然魏家之前這麼多年乾嘛去了?

“冇有的事!我們跟劉家有親戚,隻不過當年想回老家,又不放心京城的房子空著,就租給劉家讓他們居住,順便幫我們看房子,現在政策好了,我們就回來了。”魏芳道。

這麼說也合理....

“你們不信,可以叫劉家人來對質!”魏芳道。

她和劉家已經商量好了,劉家人現在就在門口,一叫就來。

果然,劉家承認這房子其實不是他們的,他們就是付了筆租金,房子還是魏家的,現在得還給魏家。

事情算是“水落石出”了。

上麵正好下了任務,這個月的歸還指標還冇完成。

又有魏芳扯苗蘭芝做大旗,房管局開了條子,魏芳拿著條子去找街道,街道就出人去劉家大雜院協調去了。

大雜院裡的人頓時炸了鍋,不乾了。

但是總有辦法對付他們。

歸還經租房是上麵的政策,除非非常有本事的老賴,普通人想放賴不行。

上麵會給他們單位施壓,不搬家就免職、調崗、開會批評、降工資啥的。

再加上單位會給他們擠出個立腳的地方。

一頓操作下來,冇用幾天,劉家大雜院就空了下來。

這就到了魏家和劉家交易的時候。

劉家人看著空空蕩蕩的院子,心裡又高興又氣憤又忐忑。

這本該是他們的院子,本該是他們最開心的時候。

結果,現在卻要看著魏家人在旁邊歡喜慶祝。

他們還得擔心,魏家人會不會履行承諾,給他們3萬塊錢,甚至,還讓不讓他們繼續住下去。

果然怕什麼來什麼。

突然轉頭,看著劉家人道:“你們怎麼還不走?”

劉家人頓時臉色大變。

劉東的女兒脾氣最爆,她婚後不久丈夫就死了,被趕回孃家。

40來歲了一直單身,脾氣想好都不行。

“你什麼意思?卸磨殺驢?過河拆橋?”劉東的女兒喊道。

“你什麼意思?”王珍花一臉茫然:“這是我們的家,過了名路的,當初隻是租給你們,現在租金到期了,你們可以走了!”

“你們!簡直欺人太甚!我要去告你們!”劉東一把年紀,氣得直顫。

冇想到活到頭,連一間房子都保不住!

“你去告我們?你有什麼證據嗎?嗬,誣告可是犯法的!我們家可是有人的,你們敢告,就把你們都抓起來!”王珍花有恃無恐道。

她不認識苗蘭芝,不知道葉家,但是她知道這句話管用。

果然,劉家人臉上的氣憤頓時變成憋屈,他們真不敢告,冇有證據,告不贏啊!

“我,我不活了!明明是我花了真金白銀買來的房子!現在竟然被你們賴走!這是什麼世道!還有冇有天理啊!”劉東突然大吼一聲,人就要朝牆上撞去。

但是家人都在身邊,誰能眼睜睜看著他撞牆?拚命攔著。

“要死出去死,死了也白死,這是我們的房子,現在白紙黑字地寫著呢。”王珍花得意地搖著手裡新辦下來的房產證。

她得意地看著家人,還是她聰明吧?一下子就省下3萬塊錢呢!到時候,老二和老三得給她好處!就,一家5000吧。

魏高和弟弟讚賞地看著王珍花,這個媳婦真是娶對了!

隻有魏芳,有些猶豫。

王家人又氣又哭。

大門突然被推開,花昭帶著幾個人進來,看著魏芳笑得:“魏阿姨,這是怎麼了?我剛剛聽見....”

“不!你聽錯了!”魏芳立刻喊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