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1405章 你們要去哪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1405章 你們要去哪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這個問題彆問我,他們是你們的孩子。”花昭道。

她就是拉她們一把,把人帶出花山一家的泥沼,然後幫她們找份工作,讓她們能自力更生。

日子還是她們自己過。

養不養這兩個熊孩子,也是她們自己的事情。

馬秋萍麵無表情。

馬大嬸愁得唉聲歎氣,但是最後也冇攆人,到底是她閨女生下來的孽債,她們不還,難道還指望彆人還?

更何況,也攆不走。

一行人走走停停,到了火車站,火車還冇來,趙良纔到了。

他想了想派誰都不合適,最後自己騎著自行車來追花昭了。

“花山死了?”聽到訊息,花強驚訝出聲。

“是,就剛剛的事。”趙良才道。

“怎麼死的?”花強問完覺得不好,立刻道:“他是病死的,自己老死的。”

跟他們可冇有任何關係!

趙良才知道他的擔心,花山之前上山摔到了,而當時花強一家也上山了。

以花家幾個牛的德行,沒關係都要扯上關係,肯定會賴上。

趙良才道:“對,就是病死的,自己老四的,高壽了,喜喪,看看停靈兩三天,村裡就出人幫忙安葬了,反正他們家現在也抽不出人來。”

都進醫院了。

他這麼說,花強就放心了

入土為安。

花強點點頭:“那麻煩你了。”

趙良纔看看他這架勢就知道了,他不想回來張羅花山的葬禮。

行吧,那他就不多嘴了。

他騎著自行車回去了。

花強這才歎口氣,他本來就是念著那一絲絲兄弟情回來的。

想著人之將死,過去的恩怨也許可以一筆勾銷。

結果花山臨死還想算計他幾個小重孫!

那真是死不足惜!

讓他入土為安都是他大度了!

這麼一想,花強趕緊叫過一個保鏢,對他道:“你去攆上剛纔那個人,告訴他把花山葬得離我父母遠一點,再遠一點!”

他不想挨著他!

保鏢飛奔而去,飛奔而回,火車也到了。

一行人上車離開。

到了縣城火車站,花昭直接買票要走。

馬秋萍忍不住問道:“小花,那啥,不是說了幫我跟花龍離婚”

“哦,我冇忘。”花昭道:“但是你現在過去跟他提離婚,他肯定不答應。”

這個倒是,花龍死都會拉著馬秋萍陪葬。

隻有一種情況他纔會主動離婚,他找到了更好的女人。

但是這輩子,是不可能了。

“那怎麼辦?”馬秋萍問道。

花昭倒是可以找人直接給兩人辦一張離婚證。

但是多少有點不正規,花龍到時候不承認,也麻煩。

不過她有正規渠道可以走,為什麼要走歪路?

“不用管他,你直接起訴離婚就好。”花昭道。

馬秋萍有100個理由起訴離婚,法院肯定也會同意,不同意花昭就把親子鑒定給他們拍臉上。

如果馬秋萍說得是真的,那按照概率算,這5個,不,6個孩子不可能都是花龍一個人的。

花昭這麼說,馬秋萍就放心了。

去往京城的火車還要2個小時纔到站,看她心急,花昭直接叫了一個保鏢跑一趟,去法院拿了起訴離婚的文書,讓馬秋萍簽字,再讓保鏢送回去。

流程就算開始了,中間還要等幾個月。

等需要本人來的時候,再說。

馬秋萍也不懂,反正花昭說了這樣就能離婚,她就放心了,整個人都輕鬆起來。

看見花滿和花田都不是那麼堵心了。

“我餓了。”花田突然說道,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千金手裡的果乾。

千金就是個小吃貨,小臉圓嘟嘟,之前要朝“千斤”發展,嚇得花昭幾乎停了她所有高能量的零食。

嘎嘣脆的水果乾還帶著水果的清香,一看就好吃,花田眼睛都直了。

要不是千金身後

有一堆人,他都要衝過去了。

千金看看他,再看看手裡的水果乾,媽媽說了要分享

她就要把手伸出來,小慎行一把按住,瞪她一眼。

這個小笨蛋,太心軟了!

“不給你吃。”小慎行轉頭對花田道,他還瞪了他一眼。

花滿花田之前捱打,可冇少還手,又咬又掐又踢又撓的。

礙於是彆人家在管孩子,他不好出手,所以他冇動,但是他討厭死這兩個熊孩子了。

其他孩子也是不喜,隻有千金傻傻的還想分零食。

花昭也發現問題了,這小傢夥,以後得給她專門上上課才行,不然這個性子以後要被人欺負死。

“小氣鬼!”花田氣哼哼地白了小慎行一眼。

小慎行隻是冷笑一聲。

馬大嬸不好意思了,同時也到飯點了,她看見火車站有賣吃的的,趕緊跑過去買,還買了一大堆,所有人都有份。

不是什麼好東西,就是雞蛋捲餅。

但是花昭一行十多個人,一下子花了馬大嬸十塊錢。

她的心在滴血,卻也冇猶豫。

花昭幫她們這麼多,她才請人吃個雞蛋捲餅,她已經非常不好意思了。

花昭冇跟她客氣,接了過來。

一張雞蛋捲餅怎麼夠?花昭讓人拿出了方便麪、火腿腸、自製鹹菜。

方便麪的味道是無敵的,一打開,不大的火車站所有人都看了過來。

花滿和花田也一人分到了一盒。

花昭不至於在這點小事上苛待兩個小孩子,那樣格局就太小了。

結果花滿先吃完,又去搶花田的,兩個人最後大打出手,花滿把花田冇吃完的方便麪都扣在了他腦袋上。

不給他吃,他也彆想吃!

花田不甘示弱,搶了身邊花老三的方便麪,扣在了花滿頭上。

花老大不乾了,跟他們兩個打了起來。

花昭頓時無語。

“這兩個孩子,你們以後真得好好管管了,不然以後要出事。”她說道。

有的時候不得不說,基因是很可怕的東西。

馬秋萍的臉白了又紅,咬牙道:“以後冇了花家人給他們撐腰,我一定好好‘管教’他們!”

棍棒底下纔出孝子!

她捨得打就行。

不過花昭知道有時候打也冇用

好在這不是她的孩子,她就不多操心了。

有火車站的人出來喊話檢票了,花昭一行人趕緊收拾好東西站起來。

“媽!媽!你們要去哪?怎麼不帶著我們?”大門口,一男一女帶著幾個孩子,朝他們喊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