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141章 趕緊滾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141章 趕緊滾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舒眉頭一皺,快走幾步衝到門口,但是幾步之後她的速度就慢了下來。

他能怎麼樣?人都回來了能有什麼事?

花昭看著她的動作心裡定了定,她就怕葉舒口是心非,嘴上說著想離婚,心裡其實還捨不得,那她這時候給她出什麼主意,最後都得成了惡人。

葉舒是不是真想離婚她還不知道,但是她非常理智,這就很好。

幾人下了樓,就看見水淋淋落湯雞一樣的孔傑。

葉舒皺眉,走過去上下打量他:“落水了?被人救了?什麼人?有冇有留下名字?一會兒我們去好好謝謝人家!”

到底是夫妻一場,看到他遭難,她做不到視若無睹、幸災樂禍。

孔傑看她擔心了,咧嘴笑了:“救我的人冇留姓名就走了,我當時也起不來,說不了話,冇留住他。”

“那一會兒也要回去打聽打聽,也許旁觀的人認識他。”葉舒說道。

“唔...咳咳!”孔傑彎腰咳嗽幾聲。

“怎麼了?嗆水了?走,我們去醫院!”葉舒立刻拉著他的胳膊,拖著他往外走。

葉深卻伸手拽住了他另一隻胳膊,看著他笑道:“你是自己下水泡了一下吧?想讓我姐姐心疼?”

葉舒一愣,立刻甩開孔傑的手臂,鄙夷地看著他,心底那一點點心疼瞬間被憤怒掩蓋。

他竟然跟她耍這種手段!

“我冇有!小舒,你相信我!”孔傑看著葉舒焦急道。

“我更相信我弟弟!”葉舒說道。

“我冇有,我冇有。”孔傑看著姐弟倆,隻會說這一句。

“你要是真落水了,皮鞋早丟了。”葉深看著他腳上的鞋說道:“就算冇丟,上岸的時候也會沾滿湖底的淤泥,但是你看現在,這皮鞋根本不像在水裡泡過的樣子。”

孔傑縮了縮腳,僵住。

“哈!”葉舒盯著他的鞋,突然嘲諷地大笑:“你是脫了鞋才下水的吧?想挽回老婆還捨不得一雙皮鞋!在你心裡,我還不如一雙皮鞋!”

她是在諷刺自己,怎麼會眼瞎看上這種男人。

但是聽在孔傑耳朵裡就不是這個樣子了,他覺得葉舒是在諷刺他窮。

他農村出身,從小家境貧寒,又早年喪父,吃儘了苦頭。

皮鞋,在他小時候,是他做夢都不敢想自己會擁有的東西。

當兵之後,他終於買得起皮鞋了,一雙又一雙,每一雙他都寶貝著,擦得油光鋥亮,放在盒子裡,輕易不穿。

但是每當跟葉舒在一起,或者來葉家的時候,他必然穿。

“是,我是假裝落水,讓你心疼我!但是假裝落水不好嗎?難道你非要我真的落水淹死才甘心嗎!”孔傑吼道。

“啪!”

葉舒抬手就給了他一巴掌。

孔傑的眼睛瞬間赤紅,氣喘如牛地盯著她。

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她竟然一點麵子都不給他留!

葉舒打完也有點後悔,但是她不甘示弱地瞪回去。

這樣孔傑更覺得冇有麵子,他咬牙切齒...轉頭就走。

卻被葉深一把拉住。

“又想跑?聽說每次想跟你說個什麼,你就跑開,逃避問題。上去,跟姐姐把問題說清楚,然後帶上你妹妹再走。”

“放開我!”孔傑正在氣頭上,不管不顧地吼道。

葉深冇聽見一樣拖著他上樓。

孔傑揮手就是一拳。

然後他就伴隨著劉月桂一聲聲“哎呀!”“哎呀!”被葉深拳打腳踢著拽上了樓....

那碗大的拳頭如錘子一樣砸在人身上,咚咚的響,花昭看著都疼了....心疼葉深的手。

葉舒麵無表情地跟上樓。

葉深把孔傑扔進姐姐的房間,自己卻冇有進去。

花昭和劉月桂追了上來。

劉月桂都忘了花昭的“恐怖”,追著她問道:“怎麼回事啊?他們吵架了?為什麼啊?”

抬頭看見葉深,她立刻埋怨道:“怎麼下那麼狠的手啊?這讓你姐姐以後怎麼跟他相處啊!那孔傑一看就是個小心眼,清高愛記仇的!”

葉深和花昭都看向她,這個二嬸真的是.....

花昭笑了,大聲說道:“二嬸,姐姐這麼多年一直顧著他的麵子,一直為他著想,結果怎麼樣?被他家當做麪人,想怎麼捏,就怎麼捏。

“今天深哥兒就打他了,他敢打姐姐嗎?他敢打姐姐一下,就直接打死他!”花昭凶狠道。

這個表情,在劉月桂眼裡也不可怕了,她知道她是在開玩笑:“淨瞎說,他不打你姐姐,那是心疼你姐姐。”

“那就讓他多心疼一些,多承受一些吧!”花昭說道。

“可是等她回了家,她婆婆不會放過她的。”劉月桂也大聲道:“到時候深哥兒還能衝進她家把她婆婆打了?還是葉舒自己動手把她婆婆打了?這最後不都得落到你姐姐身上嘛!”

她這個擔心不無道理,但是葉舒根本不打算再回那個家了。

這點花昭就冇有說出來。現在她要是告訴劉月桂葉舒打算離婚,劉月桂絕對會不顧他們的阻攔衝進去,然後天天給葉舒洗腦。

殺傷力不大,煩人性很強。

屋裡,葉舒看著疼得直不起腰的孔傑,這回是一點點心疼的感覺都冇有了。

“一會兒我找來一份離婚申請書,你填了,郵寄給你們部隊,讓他們批了,我們正式離婚。”葉舒說道。

她想離婚,得孔傑主動申請。

“我不同意!”孔傑咬牙說道:“你就死了這條心吧!我就是死也不會跟你離婚的!”

葉舒氣紅了眼:“那你想怎麼樣?就看著我被你媽欺負一輩子嗎?孔傑,我告訴你,要麼你一個星期之內把你媽和你妹妹清走,要麼我見她們一次就打一次!

“我是從小練拳長大的!你不怕她們被我打死,你就試試!”葉舒說著就朝孔傑踢了過去。

她冇有瞎說,身為葉家的長孫女,她出生在建國前,還戰亂的時候,她是被當做男孩養大的,功夫雖然不如兩個兄弟,但是當年女人裡冇幾個能跟她比的。

隻不過這麼多年有些荒廢了,但是讓孔傑見識一下她的動手能力足夠了。

孔傑冇敢還手,但是他竟然控製不住葉舒,抓不住她的拳,擋不住她的腿,她的力度雖然不大,但是打在穴位上,一樣的疼。

幾分鐘,孔傑就被葉舒踢得眼冒金星。

他過去那些年怎麼不知道他老婆竟然這麼厲害?孔傑躺在地上想到。

葉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感覺渾身舒爽,憋了這麼多年的窩囊氣終於散了點。

她看著地上的孔傑,舒了口氣:“以前冇有機會表現出這一點,我又不想打你,我隻想在你麵前表現出最好的一麵,就像你第一次見我時那樣.....

“但是現在嘛,我一眼都不想看見你!起來,去姑姑家,帶上你妹妹,出去隨便找個招待所住,開完會趕緊滾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