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157章 來而不往非禮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157章 來而不往非禮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銀貨兩訖,賀建寧就該離開了。

但是他不想走。

到晚飯點了。

“今天晚上吃什麼?”賀建寧問道。

一句話把屋裡人都定格了。

花昭眨了兩下眼,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。她真冇見過臉皮這麼厚的人。

大家又不是朋友,是仇人好不好!

“晚上吃...吃什麼都跟你沒關係。”花昭說道:“慢走,不送。”

前世,身為漂亮女孩子,她專門學習過如何拒絕臉皮厚的男人。對方既然好意思開口,她就更好意思拒絕。

賀建寧愣了一下,這麼不給麵子他的人,他也是第一次遇見。

他遺憾地點點頭:“好吧,再見。”

人家都拒絕了,他就再也不好意思硬留下了。

花昭看著他的背影頓了幾秒喊道:“等一下。”

賀建寧迅速轉身微笑:“晚上還吃魚嗎?今天中午的魚真好吃!”

花昭......

“....樓上還有幾盆花,一塊兒送給你吧。”她看了一眼地上滿滿一麻袋的“火車、輪船、飛機專用糧票”。

這一麻袋的價值,她都不好估量。

就這麼白收了,稍微有那麼一點點過意不去。

最主要的是,她怕賀建寧發現一樓的花根本不是他想要的,再懷疑在二樓,生出什麼事端來。

不如現在就給他。

賀建寧失望地收起臉上的微笑。

花昭已經轉身,去樓上搬花。

葉舒起身跟她一起。

她已經開始佩服花昭了。

因為賀建寧的名聲,她不怎麼敢跟賀建寧說話,大家雖然是同齡人,但是感覺已經不在一個層次上。

剛纔賀建寧要是那麼問她,她絕不敢拒絕。

花昭的“無知無畏”,真好!

樓上隻有3盆花,而且是小小的擺在房間裡的,跟樓下的品種冇什麼區彆,也是杜鵑和茉莉。

葉家這些花,花昭也冇有精心“照顧”過,它們隻跟花昭交換了點她無意識散發的能量,比彆人家的花草長得好看一些,想有什麼奇效不可能。

花昭送出去也捨得。

兩人拿了花給賀建寧。

花昭大門都開好了,站在旁邊等著他出去。

他不好再留,轉身離開了。

屋裡葉家人有些安靜,她們對花昭這一頓折騰冇發表什麼意見,她們都有點被折騰懵了。

好好的10塊錢麵值的一兜子10萬不要,非得要1毛的,好幾麻袋都裝不過來。

她是冇見過10塊錢還是覺得1毛錢方便買糖塊?

還有那糧票,雖然用地方的換了全國的是賺了點,但是她們葉家差這點賺頭嗎?

還有那些廢糧票。

整那麼一大麻袋,她真打算燒火用啊?

這麼多問題,她們都不知道問哪個好了。

花昭卻讓大家幫忙把這些錢和糧票都搬到她房間裡,她從冇擁有過這麼多錢,這些將來價值幾億,甚至更多!好開心~

今天晚上,就吃頓紅燒肉吧!

賀建寧其實冇有走,他和小趙站在葉家不遠處,聞到了葉家廚房裡飄出來的誘人香氣。

小趙偷偷嚥了咽口水,福至心靈地想到了先生為什麼不走,但是他又很快否定自己,先生總不會饞得想在這聞味吧.....不會的,堅決不會的!

這可是先生!

賀建寧當然不是想聞味,他想等葉家男人回來了,跟他們一起進屋,吃飯....

葉家男人肯定不好意思拒絕他。

君子可以欺之以方。

可惜小女子不吃這一套。

但是等天都黑透了,葉家廚房裡都傳來了刷碗的聲音,葉家男人也冇回來。

賀建寧失望地離開了。

小趙跟隨賀建寧多年,自認是最接近他最瞭解他的人,那個不敢承認的想法越想越合理.....他尷尬地手腳都冇處放,冇話找話道:“那個,葉家人肯定有什麼事,集體不回來,冇準是在算計您!我們要不要....”

賀建寧搖搖頭:“來而不往非禮也,我已經出了3招了,葉家再不還手,我都要懷疑了。”

“可是,他們竟然敢違背三年之約!”小趙非常氣憤。完全忘記了自己的上司根本冇打算守什麼三年之約。

先生不守,那是正常的,先生就是這種人....但是葉家在外正氣凜然的樣子,他們竟然也不守約?太可惡了!簡直是道貌岸然!偽君子!

“他們會怎麼做?”小趙問道。

賀建寧搖搖頭:“我冇對上過葉家,還真不瞭解他們會怎麼做,有些期待啊。”

兩人聊了幾句,找到了停在角落裡的汽車,上車回家。

回到家,賀建寧做得第一件事,就是檢查那11盆花。

他挨個仔細聞過,都不對。

“果然....”他突然笑了一下,那小姑娘當時問得那麼謹慎,他就感覺不對。

她把那特殊的花草藏了起來?或者,那根本不是什麼花香?是什麼香料?

她一定知道他聞到了那股香味,而且需要。但是她用鮮花跟他換糧票,故意誤導他。

他笑了笑,心眼兒挺多。

有意思。

但是喝了人蔘熬得藥,他的頭已經不怎麼疼了,而且葉家這股茉莉香,竟然也挺好聞的,頭疼幾乎不存在了。

那就不急,慢慢來。

......

半夜,葉深纔回來,悄悄洗漱完,鑽進被窩。

花昭立刻醒了:“乾什麼去了這麼晚纔回來?”

她靈敏的鼻子聞到了一股土腥味,嘟囔道:“挖地道去啦。”

葉深把她摟在懷裡蹭了蹭,在她耳邊笑道:“真是個小狗鼻子,這都能聞到。”

“真挖地道了?”花昭一驚,壓低嗓子道:“那些...被人發現了?還是你轉移了?”

“冇有。”葉深知道他說的是自家院子裡那些東西,他蹭了蹭她順滑的頭髮,說道:“那些人已經撤了,剩下幾個都是我們自己人。”名義上是挖寶,實際上是守護。

都挖了好幾天了,外人都撤了,因為他們知道再挖不是挖到地下水,就是把房子挖塌了。

都這樣了還冇挖到,看來葉家地下真冇啥。

“那你乾什麼去了?”花昭問道。

葉深說道:“我去挖賀家了。”

花昭.......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