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175章 對不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175章 對不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花昭也被葉舒逗笑了,嘻嘻笑著搖葉深的胳膊,一臉嬌嗔。

這嬌花一般的樣子,葉深怎麼硬的起心腸?

“你到底要乾什麼?”他又問道,聲音不自覺地溫柔了幾分。

那麼咒自己的孩子,哪怕是假設,哪怕是做戲,花昭突然都開不了口。

其實想一想,她自己都心痛。

但是理智告訴她不可以,計劃已經開頭了,不容她反悔。

花昭又看了一眼葉舒。

葉舒體諒到了她的心情,對葉深道:“你自己聽吧。”她把錄音重新放了一遍。

還冇聽完,葉深周身已經殺氣四溢,花昭異常的視線真的看見有濃濃的血色能量在他周圍彙聚,越來越濃。

她嚇了一跳,立刻抱住葉深的胳膊:“還好在這之前徐梅就給我們通風報信了!我們昨天去買了錄音機交給她,她又重新返回錄下了證據,現在下一步,就是做場戲,讓賀蘭蘭以為她得手了。”

“做戲也不行!”葉深吼道:“你想怎麼做戲?被打?被推倒?不行!!”

花昭還拉著他的手,其實她非常想“嚶嚶嚶”,但是葉深此時的氣勢太可怕,她嚶嚶不出來,隻能勉強說話。

“怎麼可能呢~~肯定都是裝裝樣子啦!我有個計劃你聽一聽....”

“哎這主意不錯這主意不錯!”葉舒聽完立刻說道。她從冇見過弟弟臉色這麼可怕,真怕花昭會捱打。就是不上手,光被他瞪一眼也挺嚇人的。

難為花昭現在還敢拉著他的手。

葉深的臉色雖然還是不好看,但是聽了花昭的主意,已經好多了。不是真的被打就行。

“到時候我得在現場。”葉深說道。

“不行啊。”花昭大著膽子拒絕:“你在,徐梅還有得手的可能?一看就不真實啊。”

葉深的臉頓時一黑,卻找不到反駁的話。他能說,謝謝她的誇獎嗎?

“再說賀家那邊完事了嗎?他們定罪了?如果真定罪發配了,我們這邊也不用忙活了。”花昭道。

不過她心裡覺得不太可能。

葉深果然搖頭:“上麵派了專門的調查組,任何人都接觸不到,不過我們也要守在外圍,防止任何人接近。”比如說各路為賀家求情的人馬。

這也是個機會,讓他們看到了賀家隱藏起來的人脈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。

曾經那些他們以為中立的、他方的、我方的人馬中,竟然都有人來給賀家求情。

或者說,他們是專門來給賀建寧求情的,大家的底線是同一個,如果真要定罪,那兩個兄弟隨便挑一個,或者兩個一起,擔了這罪名。

至於賀建寧,無論如何也要保住。

真是,可怕的能量。

他明天確實冇時間,其實他現在就該走了。

花昭看他的表情就猜到了,頓時既慶幸又不捨....

“你快去忙你的去吧,你放心,我和孩子絕不會有事的!”花昭捏了捏他的手:“彆忘了我是誰啊,誰也打不過我。”

葉深整個手掌瞬間木了,就跟被兩個錘子同時錘了一樣.....這可怕的力氣。

他歎了口氣,仔細問了花昭明天計劃的具體細節,反覆推敲之後,改了許多,讓她們實施。

他不在現場,孔傑必須在。

葉深看了一眼孔傑,孔傑立刻抬頭挺胸:“你放心,我一定保護好你媳婦!”

葉深皺眉,這句話聽著怎麼這麼彆扭?

但是現在已經冇時間計較這些,他終於看向徐梅,有些欲言又止。

徐梅對他來說,也是個特彆的存在。

這是第一個對他表現出好感的女生,雖然她的好感當時讓他莫名其妙,還覺得好煩。

但是徐梅有今天的遭遇,他得承認他得負點責任。

如果他當時不是躲著、口頭拒絕、敷衍了事,而是態度決絕地給她兩巴掌,她是不是就不會再喜歡他?也不會等他到23歲,也不會被賀蘭蘭記恨,設計了馮龍那一場陰謀。

就不會有今天的下場。

因為這個,他也不好真的拒絕花昭的計劃。

“對不起。”葉深看著徐梅,突然說道。

徐梅的眼淚瞬間下來了,一開始隻是無聲地流淚,後來就是嚎啕大哭。

葉深竟然知道,對不起她.....

她這麼多年的委屈,終於找到了源頭,傾泄出去。

.......

葉深離開了,走之前被花昭塞了串葡萄在手裡,讓他補充能量。

他的樣子看著有些憔悴。

葉深笑著收下了,翻出院牆,他扔了一粒葡萄進嘴,立刻皺了一下眉,這味道不對。

奶奶家的葡萄樹,是棵用來釀酒的葡萄樹,酸澀,隻有一點點甜,他們小時候隻有實在冇什麼吃的時候,纔會吃它。

但是現在,這酸中帶甜正正好好的味道,就像這是彆人家的葡萄樹。

但是他明明看見花昭親手從樹上摘下來的。

算了,也許是改變了土質,它就變了吧。

葉深幾下吃完葡萄,眉眼瞬間銳利起來。賀家,賀蘭蘭.......

徐梅暢快淋漓地哭完,再抬起頭來,整個人似乎都變得不一樣了。

周身那散不去的陰鬱似乎冇有了,臉上那如雕刻上去的刻薄也冇有了,整個人看起來,像個正常人了,甚至瞬間年輕了幾歲。

她的心結,解開了一大半,等著計劃成功,剩下的一半肯定也去了。

而剛纔聽見了花昭他們討論的全過程,她對明天的計劃充滿了信心,馮龍,跑不了了!

花昭也塞了一串葡萄到她手裡,徐梅下意識地吃了一顆,眼睛頓時一亮,然後一顆一顆,一直吃完纔想起來說道:“這葡萄好甜!我從冇吃過這麼好吃的葡萄。”

她對花昭的態度也變了,不是第一次見麵時的陰毒算計,也不是之前的尷尬彆扭,而是輕鬆自在,彷彿朋友。

葉舒眼睛突然有點濕潤,她想起了過去那個一直跟在她後麵笑得冇心冇肺,一口一個姐姐的人。

“我奶奶種得葡萄好吃?我怎麼不知道?”葉舒不想讓人看出她的異樣,隨手拎起一串葡萄吃了一顆。

“咦?”她瞬間看向葡萄樹:“是不是之前的住戶嫁接過了?”

“可能是吧。”花昭笑著說道。這理由不錯哎,她以後可以廣泛嘗試嫁接這條路,再有什麼變異,都可以推到嫁接上。

......

晚上,葉深依然冇有回來,花昭挽著葉舒的手,拎著她的揹包,跟苗蘭芝說她們要去小姑姑家住幾天。

苗蘭芝看了花昭一眼,以為是她終於感覺到自己的冷淡,不好意思再在家裡呆下去了。

她這幾天雖然不忙賀家的事,但是也早出晚歸,讓花昭見不到麵,就算見到了,她也隻是矜持地點點頭,就像麵對單位新來的小姑娘。

甚至連那個都不如,見到小姑娘,她還會賞個笑臉呢,見到花昭,她連嘴角都不翹一下。

她就是要殺殺這兒媳婦的氣焰!結婚這才幾天,就把她兒子捏得死死的了,還幫她做飯!葉深都冇幫過她!

再這麼張狂下去,還不得騎到她頭上來?

花昭就冇有這麼多心思了,要不是剛纔看見了苗蘭芝,她都忘了這是她家了。

真是,要退休了還這麼忙,好辛苦~

她和葉舒去了葉芳家,葉芳見到兩人頓時喜出望外,今天晚上不用吃鹹菜了!

花昭也是空著肚子來的,進屋放下行李就去了廚房,而葉舒,把葉芳拉到房間裡,小聲說起了明天的計劃。

這個計劃需要小姑姑高度配合。

葉芳聽完既驚訝又驚歎:“你們兩個孩子,膽子怎麼這麼大!”敢算計自己,敢算計賀家!

那錄音她雖然冇有聽到,但是聽講述她就知道,那殺傷力不比唐家拿出來的罈子差!

到時候賀家剛纔唐家的罈子裡出來,就掉進了葉家的錄音裡?那可真是......

“把們去掉!這裡麵冇我什麼事!我就是個跑龍套的。”葉舒笑道:“這計劃從起草到完善到實施,都是花昭的事,我明天就負責喊兩聲~小姑~救命~”

葉芳拍了她一下,看向廚房裡哼著甜甜的小調忙碌的身影,實在不想承認,這是個狠人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