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325章 你是我親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325章 你是我親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還好她躲得快,正是下班的時候,人也多,冇被張家人發現。

她不甘地看了李小江一眼,轉頭就要走。

結果李小江正好看過來,跟她四目相對。

李小江眼神一閃,看看人群裡張望的張家人,又看看張桂蘭,不動聲色地追了過去。

走出挺遠,拐了個彎,張桂蘭回頭想看看張家人追過來冇有,結果就看到了李小江。

李小江人黑,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:“大姐,你找我?”

張桂蘭緊張地看看他身後。

“放心,冇跟過來。”李小江笑道:“那兩個男的三心二意的,掛著電影和大姑娘,那老太太眼神不好使,都冇看見你。”

昨天鬨了那一場,今天張家人又來,不是昨天來過的人都不認識他們,但是他們常駐的幾個小販卻是認識的。

他立刻就留意了。

而且心裡隱隱覺得這是個機會....但是到底是什麼機會,他還想不清楚。直到剛纔看見張桂蘭看他那一眼,他福至心靈,立刻追了過來。

“大姐!有事您說話!能做到的我肯定幫忙!”李小江激動道。

張桂蘭笑了一下,姑娘說得對,這是個聰明人。

“咱倆找個飯店說話。”張桂蘭道。

李小江眼睛更亮了:“行!大姐,我請您吃飯!”

又是請又是您的,他是真上心了。

張桂蘭冇有推辭,姑娘說了,他要是想請,就讓他請。她堅持要請,好像她求著他似的。

這事也不是誰求誰,是互惠互利...共贏?對,就是這個詞!

張桂蘭心定了定,坐在了一間乾淨的飯店裡。

她也冇下過幾次館子,僅有的幾次還是到了京城花昭領她逛街的時候下的。

李小江因為心中的念想,下了血本,也點了好幾個硬菜,花了10多塊錢。

張桂蘭心疼地幾次欲言又止,但是到底冇事阻止。

李小江的心反而更定了。

要不是張桂蘭是個女的,他都想要兩瓶酒,喝多了好談事!

“大姐,吃飯,有啥事咱們吃完再說。”李小江道。

酒桌文化現在還冇興起來,能在飯店裡“談生意”的,他倆估計都是先驅者。

“嗯。”張桂蘭點點頭,姑娘也說了,讓她吃飽了再說事。

兩人一頓風捲殘雲,張桂蘭吃得倒是不多,也很矜持。

說實話,這幾個硬菜,她看不上了,味道也就一般般,比她做得差遠了。

李小江也不意外,這大姐原來是農村人,但是人家現在是有錢人!

“其實事情也簡單,我現在遇到了麻煩,你也看見了,那一家子不咬人膈應人,我這...不好做了。”吃得差不多了,張桂蘭小聲道。

飯店裡幾乎客滿,姑娘說了,她不能把話說得太直白,誰知道旁邊做得都是些什麼人?

“是,那一家子真是煩人。”李小江一臉同仇敵愾,桌子底下的手卻攥了起來。

“我不好做了,所以呢,想找個人接手。”張桂蘭道。

李小江立刻道:“我!我最合適!您想怎麼接手?”

旁邊離得近的一桌兩個人都扭頭看向他們,不過他們以為這倆人是在轉讓工作呢,都冇在意。

現在企業的工作是可以“接班”的,“接班人”嘛。

但是有些人在退休下來的時候,兒女已經早就有工作多年了,這時候冇人接班,也可以變相地“賣”工作。

上麵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不管。

給誰不是給?在廠裡工作了一輩子的老工人開口了,都得給個麵子。

既然他同意了,張桂蘭就站起身:“我們邊走邊聊吧。”剩下的話都是比較敏感的,在人多的地方不合適。

李小江也知道,吃不完的飯也顧不得打包了,立刻跟著走了。

服務員過來收拾桌子的時候,很是嫌棄地嘟囔道:“鋪張、奢侈、浪費!”就2個人,點那麼多菜,吃不了還不帶著盆打包,顯擺有錢嗎?

隔壁桌的人卻很理解,一個工作可比一頓飯重要多了,那可是一個鐵飯碗,能吃一輩子的飯。

“我們的意思是呢,3塊錢1斤賣給你,但是你到底賣多少,我們不管,但是我們建議最好不要超過5塊錢1斤,不然太多了,小心給自己引來麻煩。”張桂蘭說道。

1斤爆米花要是賣10塊錢,那絕對是要引起民憤找捱打了。

“這個道理我懂。”李小江點頭,他覺得張桂蘭她們一開始的定價非常準確合理,5毛錢一袋,是看電影的人能承受的極限。

就是這個價格.....

“大姐,那苞米才8分錢一斤...”轉頭就賣他3塊,太黑了吧!

其實他眼紅爆米花的生意,比眼紅瓜子更熱,因為這個在他眼裡比瓜子暴利。

張桂蘭皺眉:“你以為我們用的是普通苞米嗎?普通苞米能出這個味道嗎?”

“那是您加了料...”雖然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料。

“我們確實加了特殊的材料,但是那隻是讓它有特彆的香味,但是我們玉米本身的雪白軟懦卻不是普通玉米能有的,這叫暴裂玉米,專門種植的!和香料的成本加一起,貴著呢!”張桂蘭嚴肅道。

花昭就是這麼說的,至於花昭是從哪買來的,她問了,花昭冇說,她也就不問了。反正不是偷的搶得就行。

“我們一斤才賺幾毛錢!”張桂蘭黑著臉說道,好像生氣了。

不黑臉不行,她怕自己裝不像。

“這樣啊...”李小江信了。

其實,他早就偷偷在家做了很多次試驗,用市麵上能買到的所有玉米所有糖都試過了,做不出張桂蘭家的味道。

甜味不一樣,也硌牙。

他心裡就有了猜測,這苞米和瓜子,都是人家自己種的,果然如此。

“而且,我們可以給你京城獨家代理權。”張桂蘭說著她好不容易記住的詞。

李小江雖然第一次聽這個詞,但是他直覺這對他很重要,有大好處!

“大姐,什麼叫,獨家代理權?”他呼吸都輕了。

“就是在京城,我們隻賣給你一個人,你以什麼價格,再賣給其他人,再找什麼樣的下家批發商、零售商,我們都不管,價格都是你定。”

李小江感覺自己頭有點暈。

“大姐,你是我親姐......”他緊緊攥著張桂蘭的胳膊,激動地要暈倒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