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56章 失敗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56章 失敗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筐豆芽的質量不如供銷社賣的,花昭提前就跟張桂蘭說了,張桂蘭賣的時候也反覆跟買家說了,而且她賣的便宜。

供銷社賣3毛錢一斤,她這個隻賣1毛錢一斤。

這樣賣得就快了。

來黑市買東西的人一般都會自備“傢夥事兒”,盆啊,兜子啊,筐啊。

買的人之前都會嘗一把,然後眼睛就亮了。

這豆芽看著雖然不如供銷社的白胖水靈,味道也差一點點,但是差得也不太多,依然是他們過去冇吃過的美味,還這麼便宜,買!

每個人要的都不少,三五斤,十來斤。

幾乎是轉眼,張桂蘭就被圍了起來,然後人群散開,她的筐就空了。

她冇等周圍同樣賣東西的人過多關注,就揹著筐匆匆隱冇在矇矇亮的天色裡。

天光大亮的時候,就是“黑市”散場的時候,在大白天做“非法交易”,大家都心虛,所以都選擇在黎明交易。

張桂蘭激動地揣著10塊錢回家了。

10塊錢啊,一天!那一個月是多少錢?

她的眼睛從未有過的閃亮,她看到了生活中從未出現過的東西,希望。

回到家,她立刻跟花昭分享了她的激動。

花昭開心地數錢。

偶爾,她會挑出幾張特彆的紙幣,“棗紅一角”“背綠一角”,這些特彆有收藏價值的紙幣,在幾十年後,最高峰的時候價值幾萬!

1毛變幾萬?她怎麼也不能把它花出去!

“好日子還在後頭呢,你以後會越來越有錢,有的是錢!”花昭說道。

讓村裡人的收入控製在一個月30塊左右,甚至更少,但是張桂蘭除外,她不是村裡人,她是自己人,她會大開方便之門~

反正張桂蘭掙了多少錢,她肯定會藏得死死的,除了她,她誰都不會告訴。

張桂蘭去看了看自己昨天泡上的綠豆,竟然發芽可以裝筐了。

“這靠山屯的水真的變了啊,過去可冇有這麼快。”張桂蘭高興道。

“是啊是啊,這裡可真是個風水寶地。”花昭笑道。

“是的是的。”張桂蘭手腳麻利地把豆芽裝筐,然後就去蓋房子去了。

空地上,竟然已經擺了一摞摞土磚,趙良材正帶著人卸磚。

“良材啊...不,隊長,謝謝你啊。”張桂蘭搓著手道:“這些磚哪來的?我買!我花錢....先欠著,等賺了錢馬上還!”

趙良材比花峰小兩歲,當初兩人是玩得非常好的朋友,趙良材以前都叫她嫂子,兩人關係不錯。

現在,她是再嫁之人,又這麼狼狽地回來,她都不敢正眼看趙良材。

趙良材感慨地看著她,他也冇想到,生活會把當初那個漂亮溫柔的嫂子,變成現在這幅模樣,這要是走在外麵,他一下子認不出來,都得管她叫大姨!

也是怪可憐的,再說寡-婦再嫁,也怨不了她。

更何況花昭這兩天已經放出話來,她媽這麼多年是如何如何“照顧”她的,都是張老太太裡外欺騙,把她倆都坑慘了。

現在全村人都知道了,看張桂蘭的眼神也不那麼諷刺了,見了麵甚至能笑著打招呼了。

這讓張桂蘭臉上笑容更多了。

“這些磚都是從外村買的,你到時候把錢給我就行。”趙良材小聲道:“花大叔托我辦的。”他得讓她知道該謝誰。

“哎,哎!我知道了。”張桂蘭低著頭點了點。這個前公公,真是個明事理的豁達人,他要是早回來該多好,花峰也不至於死得那麼早。

趙良材跟她想到一塊去了:“哎,這都是命。你以後,在屯子裡,好好過吧,有花昭在,冇人敢欺負你!”

“哎,哎!”張桂蘭笑了。冇想到,她這麼快就能享到兒女的福了。

“蓋房子的人我也幫你找好了,趁著這幾天清閒,趕緊把房子蓋了,今天就開始,你趕緊回去問問花昭,中午飯怎麼準備吧。”趙良材又道。

村裡人給誰家蓋房子,可以不用給錢。今天我給你蓋,明天你給我蓋,人情就還上了。但是不給錢得管飯。

正說著,蓋房子的人都來了,都是村裡的壯勞力,過去跟花峰關係都不錯的。

張桂蘭跟大家謝了謝,就匆匆回去找花昭了,進了院子,她就看見花昭已經帶著大勤小勤開始洗菜了,好幾大盆,一看就是要準備管飯。

女兒什麼都替她想到了。

又想哭怎麼辦....

張桂蘭吸吸鼻子,快步走過去:“我來我來,你去一邊歇著,月份還小呢,要格外加小心!”

“好的。”花昭聽話地坐到一邊嗑鬆子去了。

但是大勤小勤加上張桂蘭,1個半人也忙不完那麼多人的飯,不過花昭不擔心。

不一會兒,馬大嬸就帶著幾個人過來了。

“小花啊,我們來幫忙了。”

“哎!謝謝嬸子和嫂子們了!”花昭笑著把人迎進來。

她已經有點適應現在的農村生活了,也發現了它美好的一麵,隻要關係處得好,人和人之間特彆有人情味,有什麼事大家都互相幫襯著,遠親不如近鄰。

但是大家心裡的賬同時也算得很清,格外講究禮尚往來。今天我幫你,明天你不幫我,不用多了,2次,關係就冇法處了。

有了馬大嬸的加入,又有不限量的蔬菜供應著,冇到中午呢一鍋饅頭好幾盆菜就做好了。

然後大家坐在院子裡聊天。

“花啊,我剛纔跟她們嘮嗑了,發現有個事不對。”馬大嬸說道:“大家今天的豆芽竟然都冇生好,縣裡來人就收走了1000來斤。”

這可是從冇有過的事情,過去都是將近2000斤,有時候甚至超過。

“是嗎?你們竟然也冇成?我也冇成啊。”花昭一臉心疼道:“一筐都瞎了,乾癟癟的,我直接冇往大隊送。今天這麼多人失敗啊?”

“是啊是啊,你說是怎麼回事?”大家都看向花昭。這豆芽是她教大家生的,她過去一個人生那麼多都能成功,她肯定最懂。

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花昭說道:“程式都是一樣的程式,水也是一樣的水,唯一不對的,可能就是溫度了,也許是因為最近天氣太熱了?這豆芽對溫度要求特彆高,差一點點都不行。”

“啊,肯定是這樣了....”眾人失望道。

那這事就怨不了人了,隻能怨老天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