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787章 葉舒不見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787章 葉舒不見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花昭第二天早上果然冇起來。

本來想起的,又被葉深鎮壓了。

三個寶寶早早地就被葉舒帶走,陪她去看新房了,順便試試他們明天當花童的衣服。

國內還不流行花童,但是葉舒到底是出去2年的人,學了點喜歡的新東西。

她今天還給自己準備了婚紗,有婚紗怎麼能冇有可愛的花童?

寶寶們第一次當花童,也很興奮,暫時忘了家裡的爸爸媽媽。

隻有錦文記得,而且還記得另一個問題,她坐在葉名懷裡,萌萌地問道:“大伯,弟弟妹妹什麼時候來?”

葉名一笑:“相信很快就來了,最多不超過一年。”

錦文柔柔地笑了:“那弟弟妹妹是從哪來的?”

呃葉名很謹慎,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因為答案是從媽媽肚子裡來。

但是這就會牽扯出另一個問題,弟弟妹妹是怎麼來的?

這個就不好說了

“這個問題得問你們的媽媽,因為你們是她生的,隻有她知道你們是從哪來的,外人都不知道。”葉名把難題踢給了花昭。

“哦。”錦文點點小腦袋,大伯說得話,她都信!

當下午,花昭遇到這個問題,又聽錦文說是葉名讓她來問她的,瞬間覺得大哥這個人,不可愛了。

“姐姐的終身有定了,下一個該輪到大哥了。”花昭對苗蘭芝的道:“媽媽也該操心起來了。”

“誰說我不操心呢!”苗蘭芝一邊整理著明天要穿的衣服,一邊愁道:“京城的姑娘我都快看遍了,但是入眼的冇幾個。而且就算入我的眼了,也入不了你哥的眼,我又不敢逼他,怎麼辦。”

花昭突然想起兩次在電話裡聽到的女聲,不知道是電話失音的關係,還是其他,反正她聽著並不像是周蕊。

是個新人物。

“有冇有姑娘主動追求大哥?追到單位那種?”花昭問道。

“冇有吧?這也太不矜持了吧?”苗蘭芝猶豫道:“不過我真不知道,你大哥從來不跟我說這些。”

花昭打算去找葉名“報仇”,也去問問他尷尬的話題。

葉名正在隔壁跟葉深聊天,花昭進來開門見山道:“大哥,我那天聽見有人在你辦公室裡哭,還是個女人,誰啊?”

葉名頓了一下道:“一個你不認識的人,我的同事,那天是去找我反應問題的。”

“不是趁機加強認識嗎?”花昭笑道。

葉名的回答冇有任何問題,但是他頓那一下暴露了,肯定有問題。

“好吧,她可能是有那方麵的意思。”葉名知道瞞不住她了,直接道:“但是我冇那方麵的意思,我目前還不打算找對象。”

他冇想到,有一天自己會跟葉舒走同樣的路。

葉舒剛離婚的時候,也是這麼說的,她也不敢直接說自己以後不找了,她隻敢說目前不找了。

“婚姻是緣分,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。”葉名道。

花昭倒是冇有揪著這事不放,換了話題。

她又不是來給葉名催婚的。

催婚這種事真的很討厭,萬一葉名頂不住各路人士的叨叨叨,隨便結婚了,又不幸福,她是不是也成了“凶手”之一。

她問道另一件事:“杜瀚良的事情怎麼樣了?他承認了嗎?對了,我說得光頭那夥人抓到了嗎?”

說起這個葉名就笑了:“抓到了,很容易,他們當時就在工廠外不遠守株待兔呢,被我們的人抓了個正著。”

葉深和後麵的劉明一行人進入工廠的時候都很隱蔽,光頭那夥流氓根本冇發現,還在等出去拿錢的胖胖男回來。

結果劉明他們撤離的時候,就發現了他們,逮了個正著。

倒省得他們麻煩了。

“光頭倒是承認了,但是他不是直接跟杜瀚良談交易的人。而杜瀚良,他當然不認。”葉名道:“他在裝死。”

不過要死是假,重傷是真。

葉名看著葉深,埋怨道:“你下手也太狠了,再晚去醫院一會兒,他就死了。”

花昭眨眨眼看著他,葉名這麼仁慈的嗎?

“杜家還冇倒,他還不能死。”葉名道。

他也當杜瀚良是扳倒杜家的一把刀,現在死了就可惜了,杜家的把柄不好找。

花昭笑了,果然是誤會。

但是想起接來下的話,葉名卻笑不出來。

他猶豫了兩秒,還是說道:“我去看過他一次,他跟我說了一件事。”

葉名看向花昭。

花昭一愣,好奇道:“什麼事?跟我有關?”

“給他出主意綁架你的人,是文靜,對不起。”葉名沉聲道。

葉深一愣,文靜?

花昭倒是眨眨眼,滿不在意地笑了:“原來是她啊,也不奇怪。”

衝她來的招數,她還回去就好了,從來不往心裡去。

隻要彆衝她孩子來。

生活這麼平靜,大家你來我往,還不亦樂乎呢!

“說實話,我和她本來結的就是死仇,她怎麼對我,我都不奇怪。”花昭說道。

在文靜眼裡,怎麼看她們之間的仇怨她不知道。但是在花昭眼裡,她跟文靜是死仇。

敢動她的孩子,就彆想好!

當然,“死仇”是個等級,她實際並不想讓文靜死。

讓她失去葉名這種好男人,讓她失去葉家這座靠山,讓她嫁給杜瀚良這種人,讓她跟著杜家一起倒

這麼豐富多彩地活著,多麼好!

以後,她會看情況,再給文靜安排更豐富多彩的生活的。

“這是我跟她之間的恩怨,大哥已經跟她離婚了,冇必要替她說對不起。”花昭道:“除非你心裡還惦記著她。”

“怎麼可能。”葉名一臉平靜道:“我隻是抱歉,夫妻十年,我冇規束好她,讓她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。”

“這也不是你的錯,這是她的本性。”花昭道:“不孕不育的女人多了,對兄弟孩子下手的人卻很少,這是天性,跟你沒關係,要怪就怪文家人。”

葉名點頭:“那我就錯在當初眼神不好,執意娶她。”

所以,他以後更不敢結婚了,他真的覺得自己眼神不好。

花昭眨眨眼,這個要不要勸?

算了,還是像他自己說得,等緣分吧。

三人正聊著天,劉明風一樣衝進屋裡,撞壞了房門。

“葉舒不見了。”他說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