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90章 親叔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90章 親叔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你把那百年人蔘帶來了?”劉學禮卻還關注著這個:“我能看看嗎?”

“可以啊。”花昭正好也炒完菜了,把菜端到桌子上,進屋從書包裡拿出一個扁扁的餅乾盒子,鐵的。

現在特彆流行鐵盒包裝的餅乾,那代表著高級。

花昭打開盒子,裡麵是用苔蘚包裹的4棵人蔘。

1棵百年的,3棵20年的。

她前兩天臨時又加進去一棵。

之前隻想著送給葉深的爺爺、父親一人一棵,現在發現姑姑也很好,得給一棵。

“哇!~~”劉學禮驚歎地看著盒子裡的人蔘。

“我能上個手嗎?”

“隨意。”花昭說道。

劉學禮小心翼翼地拿起那棵百年人蔘,看它的五行,然後聞了聞,一股濃鬱的人蔘香氣,比他之前見過的那棵百年山參香氣大多了,可能是因為新鮮的原因

他見過的那棵,已經儲存三十多年了。

好想拽下一棵根鬚嘗一嘗啊....但是他不能。百年山參的根鬚都是珍貴的,而且拽下來壞了品相賣不出好價錢,他可賠不起。

他把目光對準其他3棵小人蔘。

“賣給我賣給我,1棵就行!”他急急說道,多了他也買不起。

“不行啊。”花昭說道:“這三個我打算給葉深的爺爺、爸爸、姑姑一人一棵的,不能賣。”

“哇!”劉學禮立刻羨慕嫉妒地看著葉芳。

葉芳一愣,然後一臉開心地靠在沙發上,得意地對劉學禮道:“我的那棵,可以給你一根參須嘗一嘗。”

花昭的禮物她就不客氣地收下了,她也自信自己還得起。

花昭笑得開心,她喜歡這個姑姑,她最不喜歡那種推來推去的虛偽過場。

“這三棵,不分誰的吧?”劉學禮立刻問道。

“不分,你給姑姑選個好的,其實我也不太懂人蔘。”花昭說道。

“哎,好的好的,你對你姑姑可真好。”劉學禮誇道。果然選了一顆他認為最好的。

他是西醫,但是學西醫之前,他學過幾年中醫,而且現在的西醫,每個月都必須拿出一兩個月的時間,去瞭解一下中醫,這是國家提倡的。

讓他下中醫藥方不太行,讓他辨個藥還是冇問題的。

劉學禮拿出一棵稍微粗壯一點的人蔘,拽下一根參須放到嘴裡,立刻被它濃鬱的藥香震驚了。

人蔘他也吃過,彆說20年的,50年的他都嘗過一點點....這棵的感覺怎麼比那50年的都好?還是因為新鮮藥效好?還是花昭家的山水好?

可能都有。

而且冇聽嗎,人家山上全是野山參,水土肯定好!

“真好真好。”劉學禮連連點頭,一開始他聽花昭說的那麼誇張,還以為她要拿假參出來呢....現在哪個山頭敢說自己那野山參特彆多?

種植的倒是可以有很多。

多年以前,人蔘被當做貢品的時候,就已經有人工種植技術了,到了現在可以說很成熟了。

花昭這幾棵參,看著品相特彆好,有點像種植的,但是這味道,這藥性絕對不是種植參能有的。

“小花啊,我是你叔,雖然是表的,但是我跟你姑姑一家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,那感情,絕對比親的還親!”劉學禮捏著人蔘說道。

“是,親叔。”花昭乖巧點頭:“親叔好。”

劉學禮頓時忍俊不禁,這孩子,怎麼這麼逗呢。

他笑了一會繼續道:“親叔求你個事,你家不還有好多人蔘嗎?挑一個賣給親叔,要三五十年的,多了親叔也買不起...不過其他的,親叔可以給你介紹朋友,包圓了!不用你四處亂問,被人騙。”

花昭乖巧點頭:“行!謝謝親叔!”

這也是她現在當著兩人麵拿出人蔘的目的,她真不認識誰誰誰,也不想拿著人蔘直接去藥店,被人審被人問,還可能被人坑。

交給葉家人,她就放心了。

她也是觀察了2天才決定拿出來的,如果姑姑達不到她的心理預期,她也隻能等葉深回來了。

“這顆百年的,我現在就想好主人了。”劉學禮道:“肯定能給你賣個大價錢!”

“等等。”葉芳出聲:“你還是先不要說了,我有更合適的人選。”

“誰啊?咱倆想的會不會是同一個人?賀家老三?”劉學禮問道。

“不是。”葉芳問道花昭:“你真的想買房子?還是在葉深的旁邊。”

花昭連連點頭,直言道:“當然了!還是住在自己的房子裡,名正言順一些,爺爺住得才踏實。。”

葉芳眼裡笑意深深,看,人家一個農村小姑娘都懂的道理,她嫂子和侄媳婦卻不懂,總惦記著彆人的東西。

“明天我們拿這人蔘當敲門磚,看看前後左右的鄰居,誰想跟我們換房子。”葉芳說道:“這人蔘,可比錢好使多了。”

百年野山參,可遇不可求,對急需的人來說,價值百萬都不為過,對不需要的人來說,如果有錢,也可以出幾萬來收藏,等著需要的那一天。

所以這人蔘的價值怎麼也在10萬以上。

換座內城區的一個院子,足夠了。

花昭笑得開心:“吃飯吃飯,明天就去看房子!”

她一喊,劉學禮終於忍不住了:“我早就想開飯了,真香啊!”

“哇!是真香!!”飯菜一入口,劉學禮驚歎了一句就顧不上說話了。

他40多歲,喪偶多年,單身獨居,一直都是吃食堂,吃得他感覺自己的味覺功能都減退了。

這頓飯吃得他熱淚盈眶。

葉深怎麼不是他兒子呢?這要是他兒媳婦,他以後是不是天天能吃上這種飯菜了?

“小花啊,你記得,我是你親叔!”劉學禮說道:“以後有病....不,以後有什麼事,都來找親叔!親叔什麼事都能給你擺平了!親叔認識好多人呢,命都是我救的!”

“親叔真厲害!”花昭乖巧點頭。

“冇事也要常來看親叔,親叔家...有好酒!”劉學禮道。

葉芳突然道:“不是都送給小花了嗎?讓人走時候拿著。”

劉學禮:“.....”

“哈哈哈。”花昭大笑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