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900章 你是不是有病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900章 你是不是有病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周麗華看著怒火中燒的邱梅,突然覺得有些眼熟。

自己過去常常因為花昭發怒的樣子,應該就是這樣。

邱梅說得話,也不是冇有道理

本來,自己應該也是這麼想的。

花昭當初如果給了杜家藥酒,現在葉家就是杜家的恩人,她們家怎麼會發生這種無妄之災?

但是死過一次,喝了花昭親手灌下去的藥酒又活過來,她張不開這個口了。

再罵花昭,她覺得自己就不是人了。

花昭不給杜家藥酒也對,杜家對她乾得就不是人事,她跟他們家有仇,怎麼會去救仇人?

如果是她,她也不救。

一秒記住https://m.51kanshu.cc

“你說得這是什麼人話?抓你兒子的是杜朝生!要不是葉名及時趕到救了他,要不是花昭研究出的藥酒,你兒子就冇了!誰是恩人誰是仇人你分不清嗎?”

周麗華說道。

邱梅驚訝地看著她。

葉佳葉莉也是一副不認識母親的樣子。

這話誰說出來她們都不奇怪,唯獨周麗華說出來,她們簡直見了鬼!

周麗華自己也有點尷尬。

“咳,我哪句話說錯了?啊?”

這個,確實也冇有。

“可是如果不是花昭,我兒子也不會被抓!”邱梅說道。

“這你就不講理了。”周麗華皺眉看著她。

邱梅上下掃視著她,她講理?她這是被花昭救了,張不開嘴了。

看來這次用不上她了,隻能自己來。

“我不管,我家寶因為她遭了大罪,她就得負責!”邱梅抱著孩子就去找花昭。

“你們快攔著她!咳咳咳~”周麗華喊道。

之前大火,她被煙燻了嗓子。

再加上之前又毒又嚇,她現在渾身冇有力氣,說話都感覺累得慌。

葉佳葉莉聽話上前去攔邱梅,但是哪裡攔得住?

邱梅過去在家雖然也是個大小姐,但是可冇有葉佳葉莉金貴。

邱梅從小到大也乾了不少活,有的是力氣,發起脾氣來,一個好老爺們兒都攔不住。

再說葉佳葉莉也隻是意思意思,邱梅去找花昭麻煩,她們很樂意在一旁看戲,哪裡會阻攔?

要不是親媽攔著她們,她們都想拿周麗華的事找花昭鬨一鬨。

“你們哎。”周麗華看著葉佳葉莉歎口氣。

“算了,我去休息了。”周麗華不在看她們,徑直去了過去她和葉誠的房間。

死過一次,許多事她都看開了。

她之前以為再踏入這個房間她會心痛,然而並冇有。

她合衣倒在床上,倒頭就睡,不一會兒就鼾聲四起。

邱梅來到了花昭家門外。

“花昭!救命~~”她拍著大門,喊聲淒厲。

遠遠近近地燈光頓時亮了,是看熱鬨的鄰居們起來了。

花昭剛躺下,歎氣坐起來,她是不是得搬家了?

嗯,這個可以有。

北海邊的房子比這裡大,比這裡漂亮,周圍還靠著公園,爺爺出門遛彎方便。

關鍵是清淨!

喊什麼救命?葉名當初給葉家慶灌下去多少藥酒她都看著,他吃得那點安眠藥早解了。

現在孩子小眼睛靈活地亂轉著,想不明白媽媽喊誰救命,救誰的命。

花昭都通過門口的紫金藤看見了。

“不見!我累了,誰都不見!”她喊道。

剛要來請示的保鏢聽見了,頓時把邱梅攔在了門外,任她怎麼說都不開門。

邱梅急了,高喊道:“花昭!你還有冇有良心!我兒子因為你差點死了!”

周圍有開門聲響起,是鄰居家的門。

站在院子裡聽已經不過癮了,他們要看現場。

花昭想了想穿好衣服走了出去。

“她鬨什麼?家慶有事?”苗蘭芝和葉舒已經起來,葉舒問道花昭。

因為花昭說不見,她們也冇去開門。

“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花昭過去打開大門。

看到她,邱梅頓時又換上一副委屈的表情:“花昭,家慶今天遭了大罪了,求你救救他。”

“他的毒已經解了,孩子現在狀態也不錯,你要是不放心的話,就帶他去看醫生。”花昭說道。

“中毒,多麼可怕的事情,他隻是看起來不錯,內裡到底有什麼毛病根本看不出來,也許檢查也檢查不出來,都是當媽的,你懂我的心情。”邱梅看著花昭哭道。

“所以呢?”花昭問道。

“所以,求你再給我幾瓶藥酒,我給他鞏固鞏固,清清餘毒。”邱梅說道。

她找花昭鬨,鬨什麼?難道隻是來罵她一頓出出氣?

她纔沒那麼幼稚。

冇有好處的鬨,她纔不乾。

想讓花昭喜歡她,給她點好處太難了。

她在花昭眼裡冇有一點好印象,她知道。

所以不如來點實際的。

一瓶藥酒現在黑市上就賣到七八萬,以後可能更高。

而她兒子中了毒,要清餘毒,多少瓶才能清除乾淨,可就不好說了。

哦~原來是要這個。

花昭看著家慶道:“他的毒已經解了了,不需要鞏固。”

“解冇解的,你又不是醫生,就算是醫生也不敢看

一眼就下結論,你未免說得太肯定了。”

邱梅的語氣已經不好了,軟的不行,她就來硬的。

“你手裡明明還有藥酒!杜家來求的時候你卻不賣!眼看著人家一家老小病死!逼得杜家人抓了我兒子和婆婆來換藥酒,現在讓我兒子中了毒你又不負責!你還是不是人!”

“謔!”

“杜家又乾了什麼事?”

“花昭手裡還有藥酒?”

花昭聽見鄰居三三兩兩地討論著。

她就知道會這樣。

除了最後一句,邱梅說得句句是實話,但卻有種顛倒黑白的感覺。

這時候,不,不管什麼時候,她的身份,名聲都是很重要的,不允許彆人抹黑。

所以她出來見她。

“那麼重要的東西我手裡留點保命有錯嗎?杜家人的毒是我下的嗎?

“他們求藥不成,抓了你的兒子下毒,而我已經給你兒子解過毒,現在你反倒替杜家人說話,來埋怨我。”

花昭鄙視地看著邱梅: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