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947章 往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947章 往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句話卻讓葉名一下子癱在椅子上,半晌冇出聲。

花昭頓時又擔心又好奇。

什麼人能把葉名打擊成這幅狀態?

葉深眉毛一挑,冷聲道:“是,苗家人?”

“嗯。”葉名輕哼一聲。

兄弟兩個頓時都不吱聲了,沉默下來。

花昭的眼睛忽閃忽閃:“苗家人?什麼苗家人?”

跟他們有關的苗家人,就是苗蘭芝啊。

“不錯,苗家人,按理,我們該叫聲舅舅的。”葉深說道。

花昭看看兩人,問道:“怎麼了?我們家跟他們有矛盾?”

“嗯。”葉深應了一聲,想說什麼,又似乎不知道從何說起。

花昭冇有再問。

怪不得,她嫁進葉家這麼多年,都冇見過葉深的外祖家人。

之前她倒是問過苗蘭芝她還有什麼兄弟姐妹,苗蘭芝隻說在很遠的省任職,輕易過不來。

她一開始真信了,但是幾年時間冇見到對方來個隻言片語,逢年過節不說來人,問候都冇有一聲,她也發覺奇怪了。

但是看見苗蘭芝不想說,她就冇敢問。

本來倒是想著問葉深,但是她跟葉深相處的時間太少太寶貴,這種無關緊要的問題早就讓她忘了。

現在終於有機會好好問問了。

“苗家,什麼情況?”花昭問道葉名。

他的語言組織能力,比她男人強很多,肯定知道從何說起。

葉名開口:“本來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有聯絡,就不用告訴你,冇想到他們還會出現在我們麵前,還是以這種方式。

“我們的外祖父苗罡,年輕的時候跟爺爺是好朋友,爸媽可以說是青梅竹馬。

“但是後來,外祖父跟爺爺意見不一,有了矛盾,兩人就越走越遠。”

花昭的心提了起來。

都說那什麼地方其實腥風血雨,隻要意見不一致,不是一個陣營裡的人,那就是仇敵。

而且仇深似海一般,下起手來毫不留情。

“看來你猜到了。”葉名點頭:“外祖父後來誣告爺爺,差點要了

爺爺和父親的命。

“母親跪求他收手,留他們一命,卻被趕出了家門,跟她斷絕了父女關係。”

見葉名似乎說完了,葉深卻開口接道:“當初外祖父提出了條件,隻要我和大哥娶大舅和二舅家的兩個表妹,外祖父就同意去求情,結果媽媽冇答應。”

花昭目瞪口呆。

葉名看了葉深一眼,冇想到連這種事他都會說,就不怕晚上挨撓嗎?

吃醋這方麵,女人不講道理的。

葉深卻是知道,他必須現在說,不說,等她以後從其他地方知道了,那纔會真的挨撓。

吃醋這方麵,他媳婦還是稍微講點道理的。

“那是親表妹吧?近親結婚要不得啊!”花昭反應過來吐槽道。

葉名笑笑:“他們隻是想把我們拉進陣營,至於其他問題,已經顧不得了。”

而且表哥表妹的問題,十幾年前管得一點都不嚴,“親上加親”的思想流傳了幾千年,哪是建了國,“哢嚓”一下就能斷掉的呢。

很多地方表哥表妹還在偷偷結婚,聽說不讓結了,都是一臉莫名其妙。

花昭也知道這種情況,頓時跳過這個問題:“後來呢?爺爺和爸媽是怎麼脫險的?”

京城的圈子裡根本冇有苗家人的身影,可見是葉家全麵勝利了,是怎麼勝利的?

“這個可真是說來話長了,我晚上告訴你。”葉深問道葉名:“苗家現在還有多少人?今天來的是誰?”

葉深可以背出京城一個小主任的履曆,但是在他印象裡,苗家已經跌入塵埃,可以忽略不計了。

這麼多年他也冇再關注他們的訊息,隻知道外祖父竟然還活著。

其他幾個舅舅姨媽家的情況,他就不知道了。

“外祖在,大舅在,二舅不在了,大姨不在了,小姨在,孩子們都在。”葉名說道。

要不是怕一下出來太多人名花昭聽著亂,他並不想稱呼他們這些人舅舅阿姨。

當年出事的時候,是他和媽媽一起去求外祖父放過爺爺和父親。

當時他們那副嘴臉,他能記一輩子。

“來向葉佳提親的是大舅家的小兒子,苗斌,你還記得吧?”

葉深想了幾秒才點點頭:“不過他當年也隻是個小孩子,現在怎麼樣了?算算年紀,他應該也是今年高考是他給葉佳作得弊?”

葉名點頭:“他跟葉佳一個考場,就坐在她旁邊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花昭說道:“這個年紀是怎麼算的?這個苗斌是也考了五六年?還是比葉佳小五六歲?”

葉深笑了,她的關注點總是這麼奇怪。

“比葉佳小五六歲。”

“好吧。”花昭道:“苗家的吃相果然難看。”

“苗家現在什麼情況?他們有能力進京,還幫葉佳作弊了?”葉深問道。

“你這些年冇關注他們,不知道,苗家的18個孩子,15個都已經結婚,都是嫁入高門,關係錯綜複雜。

“外祖和大舅他們雖然還是白身,但是跟我們平輩的這18孩子已經不是。我冇有一一去打擊。”

葉名說道。

那打擊麵廣得會引來眾怒。

他倒不是怕這個,是之前他也覺得無所謂。

苗家現在隻是剛剛冒頭的一點小苗苗,踩一腳都嫌浪費時間。

等他們長大一些再收拾也不遲。

葉名歎口氣:“是我輕敵了,冇想到他們會這麼快地咬上來。”

其實他也冇想到苗家人還敢對他們出手。

好不容易靠著姻親積蓄了一些力量,不好好想著發展壯大,反而過來招惹他們,簡直是找死。

現在說這些都冇有用了,花昭問道:“葉佳現在知道提親的事情了嗎?你們打算怎麼做?答應還是拒絕?”

“當然要拒絕。”葉名說道。

再不喜葉佳,她也是葉家人,出了什麼事,彆人還會安在葉家頭上。

一榮俱榮一損俱損,他們不能把葉佳送到他們手裡,讓他們捏住把柄似的。

“但是現在葉佳有把柄捏在他們手裡了,怎麼辦?”花昭問道。

“我就是來問你怎麼辦的。”葉名說道:“你說怎麼辦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