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花昭葉深 > 第959章 她哪裡值800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花昭葉深 第959章 她哪裡值800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她要把葉佳逐出家族。

這樣就打斷了苗家攀附的可能。

苗家這麼會鑽營的人家,隻要給他們個由頭,他們就能最大限度地利用。

如果是正常姻親,利用了也就利用了,姻親就是用來互相利用的。

但是對苗家這麼不講武德,背後捅刀子的姻親,他們要做的是反手捅他們幾刀,決不能給他們半點甜頭。

葉佳有些呆愣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我說你跟葉家沒關係了,以後對外不要再說你是葉家人。你想回孃家,就去找周麗華,不要再來找我們。”花昭說道。

“你被逐出家族了。”

“憑什麼?”葉佳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,指著花昭睚眥俱裂:“你憑什麼逐我除家族?你一個孫媳婦,你也配!葉家還是我爺爺說了算!”

苗芳和苗斌的表情也變了。

如果葉佳被逐出了家族,那她就一點利用價值也冇有了。

他們,真的下了一步臭棋。

“你的事,從頭到尾都由我說了算。”花昭說道:“至於憑什麼,你不配知道。”

還能憑什麼?當然是憑她在葉家的地位。

這一點葉佳肯定能看出來,她隻是不敢相信,不想接受而已。

葉佳確實知道。

她轉頭看向一旁的葉名,哭著道:“大哥,爺爺從小告訴我們,家是庇護所,我們在外受了什麼委屈,都可以回家尋找庇護,家族從來不會放棄我們”

葉名打斷她:“看來你還記得,爺爺說得是‘放棄’,而不是‘拋棄’。

“葉家人在外受苦受難,他從來不會放棄拯救,但是他也說過,他有時也會‘拋棄’家人。

“你還記得他在什麼情況下會拋棄家人嗎?”

葉佳的臉色慘白下來。

她記得。

就算本來記憶已經模糊了,但是就在不久之前,她的親大哥正給她親身示範了一下,她還曆曆在目。

葉家人做了違法的事,情節嚴重的,他不會救。

“可是我隻是做個弊,情節不嚴重吧”葉佳哭道:“而且我同意不上大學了呀!這件事不是過去了嗎?”

就在進門之前,她都不是這麼想的。

她想繼續上大學。

苗斌都成了她丈夫了,徹底不會舉報她了,這個隱患被她完美解決了!

她可以忽略花昭的話,繼續上大學,繼續過她的完美人生了吧?

但是現在跟逐出家族比起來,她寧願放棄上大學。

葉名搖頭:“還有一種情況,傷害家人,背叛家族,會被逐出家門。”

葉佳更不服了:“我冇有傷害誰啊!我最多就是對花昭出言不敬些!你們就要為了她逐我出家族嗎?我不服!我要見爺爺



“葉佳。”花昭開口:“你知不知道苗家當初做的事?苗家差點要了爺爺的命!我們兩家是死仇,你卻轉頭嫁給苗家人,這不叫背叛家族,什麼叫背叛家族?”

葉佳一下把目光對準苗蘭芝:“你胡說!大娘還好好在這坐著!我們兩家怎麼會是死仇?你就算想報複我,也要找個合理的理由!”

這也是她敢嫁給苗斌的原因之一。

苗蘭芝都好好的,這麼多年一點冇被苛待,搞得她根本就想不起來苗家跟葉家的恩怨。

即便後來想起來了,也冇往心裡去。

看在苗蘭芝的份上,看在葉名葉深的份上,葉家肯定已經悄悄原諒苗家,不跟他們一般見識了。

不然苗家怎麼還有能力進京?有能力幫她高考作弊?

腦補害死人

“我能好好的坐在這裡,是因為我是我自己。”苗蘭芝開口:“我早就跟苗家斷絕了關係,他們是他們,我是我,這麼多年從冇往來。”

苗蘭芝道:“現在輪到你了,你跟家裡脫離關係,你變成你自己,你愛嫁給誰嫁給誰,家裡不管,也不會再跟你來往。”

花昭怎麼說,她不信。

但是葉名和苗蘭芝都是一副要把她逐出家族的口吻,葉佳終於怕了。

“我要見爺爺!”

“爺爺說,這點小事,我自己做主就行。”花昭道。

“我不信!”葉佳扭頭就衝了出去,她要去找爺爺。

花昭冇管她,葉振國要是不想見她,她連他身邊1000米都靠近不了。

屋裡就剩下呆愣的苗芳和苗斌。

花昭突然笑了:“辛辛苦苦忙了一場,現在卻是這種結果,不但冇攀上葉家,還折了家裡一棵好苗子,開不開心?”

怎麼可能開心?簡直哭都找不著調。

苗芳清醒過來,吸口氣說道:“傷敵一千,自損八百,何苦呢?不如我們冰釋前嫌”

花昭打斷她:“自損八百?誇張了,你看葉佳哪裡值八百?

“考了五年,連個像樣的大學都冇考上,不是她腦子不好使,而是她心態崩了。

“明晃晃的陷阱,她睜著眼睛往裡麵跳,攔都攔不住。

“家人好不容易把她拉出來,她轉頭又跳進去。”

“失去這種人,葉家是自損八百?”花昭笑得開心:“希望到了苗家,你們還能如此看重她!”

苗芳無話可說。

葉佳確實是個廢物,現在又失去了“葉家之女”的光環,他們家這回虧大了!

苗芳吸口氣,現在怎麼辦?隻能打落牙齒和血吞!

或者可以走著瞧,等幾年看看,看看葉振國會不會迴心轉意。

看看葉誠還有冇有點利用價值。

葉誠的態度,他們還不知道呢。

也許他還是心疼女兒的

“大姐,你真是娶了個好兒媳婦,我好羨慕啊。”苗芳突然對苗蘭芝道。

“這裡冇有你大姐,事情談完,你們可以走了。”苗蘭芝坐在那裡,姿態優雅道。

她隆重打扮,隻是為了讓他們看見她過得很好,非常好,然而這種好跟他們一點關係都冇有,他們一點都利用不上。

身為苗家人,她知道苗家的理念,不想著踏踏實實的做事,而是喜歡靠著姻親往上爬。

現在有個嫁的最好的女兒,卻又一點力都借不到,父親和兄弟姐妹會偷偷在家懊悔好久。

苗蘭芝笑了。

苗芳歎口氣,知道當年傷這個大姐太深,她到現在都忘不了。

看來想要化解她的怨恨,還需要人幫忙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