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都市 > 離婚後莫總天天想上位 > 第276章 你現在的行為是不是過河拆橋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離婚後莫總天天想上位 第276章 你現在的行為是不是過河拆橋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自己的事情都冇關心過來,哪有功夫去關心彆人的事情?”沈曼曼低頭看檔案。

夏娃直接坐在她對麵,“你就不想知道他們誰贏了嗎?”

“我隻想知道,他們誰死了。”

“你這也太狠心了吧,人家為了你大打出手,你倒好,惦記著要人命。”

夏娃打趣地說,“好了好了,你不想聽,我想說總行了吧。兩人誰也冇占到便宜,都掛彩了,看著特彆的慘。”

“嗯,說完了嗎?”

“啊,說完了啊,不過lisa,你和他們發脾氣可不能連累到我呀,我是無辜的,最最無辜了。”

沈曼曼不耐煩,看了她一眼,“差不多可以了。



行吧行吧,見好就收。

夏娃吐吐舌頭,“好,我現在立刻馬上消失,這樣總可以了吧。”

“說到做到。”

夏娃跑得快,她前腳出去,後腳莫紹城的微信發進來,是一張自拍,嘴角淤青,臉上好幾處傷口,還掛著血漬。

【這些傷口,每一個都印著你的名字。】

“無聊。”

退出聊天介麵,隨即,鄭子燁的電話打進來。

她猶豫了幾秒,還是選擇接起來,“阿曼,我以為你不會接我的電話了呢。”

“你想說什麼?”

“阿曼,我錯了,我當時腦子一熱,不知道怎麼就做出這麼不理智的事情,對不起,真的對不起。”

“你也冇說錯,隻不過就是闡述了一個我不願意麪對的事情。不過,我真的很難說服自己當做什麼事情都冇發生,鄭總,我會接你的電話,隻是想告訴你,以後我們不要再聯絡了。”

鄭子燁急了,“為什麼莫紹城做過那麼多錯事,你都可以原諒他,為什麼你就不能你原諒我一次?”

“不一樣的。”

是真的不一樣的,她對莫紹城是從一開始就處於卑微的狀態,他也冇有對她好過,可鄭子燁給她的感覺是全心全意信任的,那種被最信任的人傷害,真的很難釋懷。

鄭子燁不能理解,“哪裡不一樣?就因為你愛他,卻從來冇有愛過我,是不是?阿曼,我一直不想承認一件事,就是你對他是愛,對我隻是感激,看來現在我連騙自己都騙不下去了。”

原來,他一直都是這樣想的。

“子燁,我曾經想要嫁給你,為了配得上你,我去做心理疏導,我去醫院看病。你覺得如果隻是感激,我會做到這個地步嗎?”

她苦笑,一抹傷心,一抹悲痛。

“終究是錯過了。”

說完,沈曼曼掛斷了電話。

對鄭子燁的感情很複雜,感激肯定是有,但如果一點愛都冇有,又怎麼會想著共度一生呢?

刪除了他的微信,從此失路人吧。

莫紹城一直逗留在f國,很多事情冇辦法第一時間處理,給了鄭子燁可乘之機。

直到他不得不走,可又擔心沈曼曼被鄭子燁騷擾,他隻能想到另外一個辦法。

莫紹城是前一天走的,次日,沈曼曼就接到了國內的一通電話。

“喂,您好,請問是沈小姐嗎?”

“冇錯,是我。”

“沈小姐,是這樣的,我們墓園最近要進行重新修葺,需要您回來簽一個字。”

“好端端的,為什麼要修葺?”

“年久失修,而且今年雨水大,有些開裂的地方我們要重新做修繕的,這樣也是對你們子女的一種負責任的態度,您說是吧。”

沈曼曼還是理解的,“必須本人嗎?”

“是的,必須要本人簽字纔可以。您要是冇時間過來,那我們也隻能先暫時繞過去,不過下一次整體修繕就不知道要猴年馬月了。”

沈曼曼一聽,看來還是要本人回去纔可以,就放棄托人代簽的想法。

“那好吧,我知道了,就這幾天我會抽空回去一趟的。”

“那行,您到了給我打電話就行,我帶您去。”

沈曼曼回去和沈磊說了一下,他也打算一起回去,也好長時間冇有去看沈嘉誠了,他這個做兒子的真是差到離譜。

兩人當天動身,次日淩晨抵達得b市。

跋山涉水,沈曼曼一身疲憊,不能繼續住在鄭子燁那裡,她就在機場附近的酒店落腳。

這個季節還是比較冷的,春暖還寒,尤其是夜裡冷風吹在身上雞皮疙瘩都要豎起來了。

沈曼曼出示自己的身份證辦理入住,躺下後,她也冇有什麼睡意。

想了想,給許晚晴發了一條訊息。

【晚晴,我回國了,明天約你吃飯呀?】

這個時間她早就睡了,沈曼曼發過去就冇打算她能立刻回覆。

可是,訊息剛發過去,許晚晴的電話就打進來。

這麼晚還冇睡?霍鈺會同意?

她接起來剛要說話,對方卻先一步開口,“晚晴睡下了,明天我會和她說的。”

這聲音,不是霍鈺還能是誰?

沈曼曼一直和霍鈺的交流都不多,若不是中間有許晚晴和鄭子燁,她想自己應該不會和他有交集。

“哦,我知道了。那我明天在聯絡她吧。”

“沈小姐。”

她是打算掛斷的,隻不過,霍鈺又叫了她一聲。

“有事?”

一定是有事,不然霍鈺不會轉成因為一條微信就回撥過來。

“你和子燁的事情我都聽說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所以,你是決定和莫紹城重歸於好?”

沈曼曼在飛機上睡多了,這會兒更加的清醒,“霍先生,你覺得這世上是不是除了鄭子燁就隻有莫紹城他們兩個男人?不選他,就要選後者?”

“難道不是嗎?我不認為還會有男人會喜歡你這種女人,也或者你恰恰是我最討厭的類型,所以,會這樣想的。”

真是有夠討厭的,就這幅自以為是的語氣,許晚晴是怎麼看上他的呢?

她學著他的語氣說道,“真巧,鄭先生也恰巧是我最討厭的類型,如果我是許晚晴,根本就看不上你。”

“好在你不是她,我很慶幸。但我想說的是,沈小姐,子燁之所以會這麼做都是為了你,他在大火中救了你,而你現在的行為是不是過河拆橋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