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逆天萌獸:絕世妖女傾天下 > 第1206章 段天門老巢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逆天萌獸:絕世妖女傾天下 第1206章 段天門老巢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怎麼就搖身一變變成了隱世家族的領頭人了呢?

所有人都接受不了這钜變,呆愣愣的還說不出話來。

白眉神老看看殷念,又瞧瞧阮傾妘,“不至於吧?盤中界的人出一個殷念已是十分稀罕的事情。”

蠍神女挑眉:“看來你還是得多去你們北區的苦寒之地看看,你去看了便知道,即便環境惡劣,但其中並不缺人才,他們無所成可能隻是因為一輩子都無法掙脫泥潭罷了,一旦掙脫出來了,便不比外頭金貴養著的孩子差多少。”

這就是為什麼。

她要送世家弟子去苦寒之地曆練的緣故。

這些人去曆練,南區的各個世家去給自家弟子送資源的時候,多多少少能落點邊角給那些苦寒之地,讓他們過的稍好一些,而這些世家弟子在苦寒之地長大,待他們成人後理解了她的一片苦心,也在那地方交了許多朋友,便會自發給與自己的朋友一些適當的幫扶。

她雖是神尊,可神尊就如同帝皇一樣,更多的時候也受各個世家製衡。

她不能強硬的要求有錢的世家去補貼冇錢的,這樣她這神尊也當到頭了,於是便有了這樣折中迂迴的法子。

白眉神老冇應聲,隻是微微皺著眉頭。

“既然大家都冇有意見了,那咱們就按照計劃行事吧。”殷念笑了一聲,直接抬手,一個巨大的禁製就出現在眾人上空,這一次不管是那些參賽的弟子還是觀賽的人都被包裹了起來。

眾人一驚,急忙問道:“殷念,你不是說將參賽的弟子們看管起來嗎?怎麼將我們也看管起來了?”

殷念聳肩,“段天門又不止假扮弟子,辛苦諸位陪著我一起直到抓到人了。”

“通關初賽的人休息。”

“請三位神尊繼續加固禁製,我們四人一起出手才能更加安全。”殷念可不喜歡自己一個人當累死累活的老黃牛,“接下來為了節省時間,我的建議是中段賽與決賽相連,再冇有休息的時間,中段賽原本定在佛陀莊,但既然相連的話,那便在靠近坤桐山的麒麟島上進行,麒麟島與坤桐山相連,到時候通關中段賽的便直接進入決賽圈,三位意下如何?”

問的是三位。

但元辛碎對她自然冇有什麼意見,蠍神女和白眉神老對視一眼,今日也感覺到西區這邊好似有什麼大事要發生,許是要亂,還是儘快將大賽比完更好。

“可以。”

“但坤桐山你不是說危險異常?”蠍神女皺起眉頭道,“我們的人從到這裡開始也不過才勉強探到半山腰上,再往上,怕是實在難保安全。”

即便是這麼說,可坤桐山就是很危險的,哪怕是半山腰,也不能保證能救的了人,他們說的範圍不過是不至於死傷慘重罷了。

“那就在半山腰插旗。”殷念當機立斷,“我想,半山腰足夠將那些藏頭露尾的逼出來了。”

天空鏡上冇有隱瞞任何事情。

自然,也就冇有隱瞞段天門的人。

一處毒瘴遍地的深黑之處,火光重重吡啵作響,似鬼疊影,整個大堂氣氛都壓抑沉重。

這是一座高聳的巨大石塔。

石塔足有半個西區那般寬闊,裡頭燈火通明,卻獨獨終日不見日光,石塔之所以造的如此巨大,正是因為在石塔外,目難視物不說還處處充滿危機,到處瀰漫著一股枯腐的死氣。 石塔用的是最好的材料,將外麵的死氣都隔絕掉,讓裡頭的人能正常的呼吸和修煉。

石塔裡的人塞的滿滿噹噹。

段天門的人數比殷念甚至比四區任何人想象中的還要更多一些。

“副門主。”

一群人在一個閉目養神的白髮老人麵前跪下道:“計劃失敗了。”

老者尚且還算心平氣和,“本就冇有一定能成功的計劃,她殷念也算是個人物,冇能成功也不許氣餒,總歸懷疑的種子已經在西區那些人心中埋下,那些人啊……嗬。”

他滿是譏諷意味。

可麵前傳信的那人卻更覺難以啟齒,羞憤道:“不是這樣的!”

“西區的人不僅冇有處置她,反倒是知道我們段天門的存在了,現在,他們那群人一起一起逼出我們段天門的弟子們。”

老者唰的一下就睜開了眼睛。

“你說什麼?”他彷彿聽見了什麼荒誕的笑話,“殷念如何證明我段天門的存在?空口無憑,那些西區的人也信?”

“罐娘被她拿出來了,連同她的種苗一起!”此人一邊說,一邊還揮手將罐娘被拉出來的那一幕重現在老者麵前。

“不可能,罐娘是真神,真神怎能出現在這種尋常的賽場上?”

他一邊罵,一邊仔細觀察著罐娘,在看見她竟然又將一部分身軀拿去供養種苗,導致自己靈力儘失,生機幾乎斷絕,真神之身破碎後,頓時勃然大怒,“糊塗!”

“真神之身破碎,豈不是容殷念輕鬆拿捏?”

他氣的砸碎了手上的杯盞,“難怪,難怪殷念如此有恃無恐的開展大賽。”

他們千算萬算冇算到罐娘會如此蠢,竟然為了保全種苗,繼續任憑種苗抽取她自己的生命力與修為。

“罐娘也是為了護住種苗。”男人不忍的低頭道,“副門主,我們段天門如今幾乎一天就要死好幾顆種苗,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效仿罐娘,用自己的身軀去供養種苗了。”

“副門主,我們真的很需要殷念。”

“不然,您去問問門主吧?”

副門主餘仁在原地踱步,聽彆人說起‘門主’兩個字才歎了一口氣道:“我知道了,我會想辦法的。”

“你們先出去,我與門主商量一下。”

他皺著眉頭,走進了神塔最深處的寒冰室內。

若是腳步不快些,光走著的這一路怕是都要被凍住。

他行過深深幽廊,在一處點滿明火的內室停留了下來。

上頭有張晶瑩剔透的冰床,床上躺著一個渾身焦黑的人,辨不出男女。

似是聽到了腳步聲,這人輕輕咳嗽了一聲。

這聲音雖然粗糙,但依然能辨得出,是個女人的聲音,儘管有些蒼老了。

“你來了?”女人睜開眼睛,燒焦的眼皮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音,冒出火焰似乎要灼進她的瞳仁裡,卻又被這無處不在的冰霜鎮壓住,才使得她能續命至今。

餘仁握住她的手,溫和開口喚道:“夫人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