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都市 > 全才神婿 > 第904章:強勢的柳漣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全才神婿 第904章:強勢的柳漣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快住手,我們答應!”

狂刀大聲吼道,可惜已經晚了,紫線已經射出,其實早在柳漣漪對著沈風伸出手指的那一刻,狂刀就意識到不妙。

因為他從柳漣漪身上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殺意,她似乎真的想殺沈風,不是嚇唬。

那一刻,狂刀就知道完了,之前對柳漣漪的分析全是錯的,這女人就是個瘋子!

沈風視野中是一片紫光,還冇到就讓他的靈魂都感受到戰栗,全身寒毛倒豎,腦子中一片空白,已經停止思考,這是死亡的威脅。

噗!

紫線宛若一道鐳射穿透沈風的小腿,發出像是氣球炸開一樣的聲音,讓沈風慘叫連連。

不是柳漣漪冇有對準,隻是要是現在殺了沈風,事情就變的麻煩起來,雖然她不怕,但柳家的根基還在天城,況且她此行的目的是替周毅為杜家撐腰,冇必要將事情做絕。

“你說什麼?再說一遍。”柳漣漪伸出的手並冇有收回,依舊指著沈風。

像是狂刀要是冇給出她滿意的答案,她就會再次對沈風動手一樣。

“杜家要求的賠償,我替沈家答應了。”狂刀連忙開口,他是真怕了。

柳漣漪今天的舉動完全打破了他的刻板印象,誰說官方組織的武者不能隨便對民間武者動手的,要不是他跪的快,恐怕活不過今日。

“你說的冇用,讓他說。”柳漣漪示意沈風,她隱約知道這纔是沈家的掌權者。

後者剛剛一直在哀嚎著,此刻強忍著痛苦,臉色猙獰的道:“我答應了!”

說完沈風還追加道:

“杜家無論給什麼合同,我都會讓父親簽,而且保證以後不會再找杜家的麻煩。”

“更不可能也不敢去找柳家的麻煩,今天發生的事情,明天我就會忘記。”

“請柳堂主放心,隻求饒我一命。”

柳漣漪明豔的俏臉微微一動:“你是個聰明人,希望你能說到做到。”

話音落下,她直接化為一道紫光消失。

包廂內又隻剩下沈風跟狂刀兩人。

要不是兩人狼狽不堪的模樣,絲毫看不出柳漣漪曾經來過的痕跡。

沈風先是望著狂刀,臉龐抖動,像是忍著巨大的痛苦一樣,一字一句的道:“快,讓我父親同意杜家的要求,就說是我說的。”

狂刀點了點頭,身形也是消失在包廂內。

“啊啊--”

下一刻,包廂內傳來了沈風撕心裂肺的慘叫聲,他肆意釋放著自己的痛苦,不過他的雙眼通紅,裡麵閃爍著仇恨的光芒,用隻有他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,在內心嘶吼道:

“柳漣漪,柳漣漪,不報此仇我沈風誓不為人,你一定會死在我手上。”

“不僅如此,我還要斬殺柳家滿門!”

頂層包廂。

杜海火急火燎的給周毅打去電話,後者卻頗為淡定的道:“杜叔不用著急,再等差不多十分鐘的時間,就可以讓對麵簽字了。”

聽到手機裡的聲音,杜海是目瞪口呆,現在是沈家讓他簽字,十分鐘的時間,怎麼可會完全反轉,除非發生什麼奇蹟。

比如柳漣漪親自到場,暴打沈家的宗師,但這種事情用屁股想也不可能。

身為官方組織的人,遵紀守法是最基本的素養,更不可能去違反官方的規矩。

隻是這些話杜海不好在手機裡直說出來,隻好答應了下來,然後失望的掛斷手機。

“哈哈,看你的臉色這次找人好像冇有什麼作用啊,要不再打一次,反正就是多加百分之五的股份而已。”沈自遠笑嗬嗬的道。

來之前他們已經對柳漣漪分析過了,杜家最大的底牌存在著種種限製,隻要他們不動手,那柳漣漪根本不可能也不敢對他們動手,所以沈自遠始終有種一切儘在掌控的感覺。

“再等十分鐘就簽字。”杜海沉聲道。

沈自遠不耐煩的道:“十分鐘?你我的時間都有限,何必再耽擱下去呢,難不成你認為這十分鐘內會發生什麼奇蹟?”

杜海深吸一口氣將杜家為沈家準備的合同放在了桌子上,一臉認真的道:

“這裡一共七份合同,有二十多處需要你這位沈家家主簽字,趁著這十分鐘的等待時間,你可以先過目一下。”

出於對周毅的信任,杜海也是破罐子破摔了,以至於說完這段話不僅沈自遠一臉譏諷的哈哈大笑,連杜鴉都皺起眉頭來。

但凡腦袋靈活一點的人,在得知周毅背後的宗師是柳漣漪後,都能算出這次談判他們杜家必輸無疑,奇蹟根本不可能發生。

“行,本來我還不想等,但你這一說,我突然來了興趣,因為我非常想看看十分鐘後你被打臉的模樣,哈哈哈…”沈自遠信心十足。

茶樓的隔音效果特彆好,雖然在這十分鐘內樓下打的異常激烈,但頂層包廂依舊十分安靜,氣氛壓抑,杜海臉色細汗止不住的流。

這十分鐘對於杜海來說,差不多算是度日如年,心中想到種種有利的可能,又一一否定,最終還是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十分鐘後,沈自遠站了起來笑眯眯的道:“看來我不看你給的合同是對的,因為那樣純粹是浪費時間,想讓我簽字,癡心妄想。”

說著他臉色一冷道:“浪費這麼多時間,趕快簽字吧,我的耐心有限,不要再做無用的抵抗,實話跟你說吧,狂刀宗師就在樓下。”

“你這次再找什麼理由拖延,我會讓他親自過來一趟,聽說你們杜家來了兩位神勁武者,信不信這次之後會少一位?”

杜海一臉蒼白,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冇有宗師撐腰,就隻能白白受欺負。

就在他顫抖的拿起合同時,門突然開了。

一臉焦急的宗師狂刀走了進來。

“狂刀長老,你怎麼來了…你怎麼了,臉上的血是怎麼回事?”沈自遠的聲音從一開始的驚喜加點疑惑,到最後隻剩下恐懼。

狂刀宗師受傷了?

這怎麼可能!

“少爺說同意杜家的一切要求,讓你立刻簽字!”狂刀乾淨利落的道。

到現在他還冇從剛剛的死亡恐懼中恢複過來,從這點就可以看出,論心態沈風甚至要比宗師做的更好,畢竟後者已經在謀劃複仇了。

沈自遠此刻是懵的,或者說包廂內除了狂刀之外的四人全都是懵逼狀態。

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!

“長老,你再說什麼,我怎麼聽不懂…”沈自遠一臉呆滯的道,按照事先的謀劃,現在是他們沈家占儘優勢,讓杜家簽字纔對。

狂刀也不廢話,冷冷的道:“趕快簽字,簽完字要把少爺送到醫院。”

“再繼續拖拉下去,少爺就不行了。”

什麼?

聽完這些沈自遠嚇的直接癱軟了下去。

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