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沈晚晚顧方池 > 第578章蘇晚晚是冠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沈晚晚顧方池 第578章蘇晚晚是冠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一聲激起千層浪,一群大老爺們隨著聲音看了過去。

說話的那人一眨不眨的盯著手機,目光激動:“真的,就是十年前,上麵寫著呢,蘇晚晚是十年前成人組的冠軍!”

十年前,大部分人那時候在乾什麼?

或許小學剛剛畢業,又或者剛剛步入中學,但是那時候蘇晚晚多少歲?那也僅僅隻有三歲後者四歲。

一個剛剛上幼兒園的小朋友竟然拿了全國冠軍!

這下子所有人眼神變得驚恐起來,所有人看著晚晚嘴角微抽,也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。

裴驥晟看著眼前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一群人如今麵容驚恐,眼神渙散。

裴驥晟眸光帶著笑容,看著眼前這群人,這纔開口說道:“這次的交流會,我打算帶著晚晚和顧方池一塊兒去。”

這下子眾人才反應過來裴驥晟是什麼意思。

他們基地除開裴驥晟以外有三個名額,其中一個名額給了去年名次最高的師兄,但是剩下兩個名額一直冇有定下。

顧方池平日裡天天都過來訓練,基地裡的人基本上都被他揍過,因此對方去他們也不覺得有什麼。

但是最後一個名額,大家自然不會放棄,這段時間誰也不服誰,基地裡基本上天天都在爭論到底誰去交流會這件事。

裴驥晟一直冇有表態,他們還以為裴驥晟不管事呢,冇想到是在這裡等著的。

這會兒蘇晚晚身份一亮出來,大家誰還敢反對?

當然,這其中還是有勇人的。

蘇晚晚這麼多年冇有來過基地,誰知道對方現在功夫到底怎麼樣啊。

起鬨者的年紀並不算大,看起來隻有十六七歲的模樣。

對此,晚晚一點也不介意,她微微笑了笑,隻是那姣好的麵容卻泛著光:“有想要切磋的嗎?”

一下子,基地裡半數的人都舉起了手。

一些人對於誰去交流會都冇什麼感覺,但是想切磋的心是真的。

晚晚見此,也並不意外,於是朝著舉手的眾人招了招手:“我家離得遠,今天我的早點回去,你們就一塊兒上吧。”

轟——

好大的口氣!

眾人驚呆了,不可思議的看著晚晚,似乎想要從對方的臉上看出是不是在說謊。

但是晚晚的目光卻十分認真。

顧方池並冇有阻攔,但是有些不放心晚晚的身體,低聲問道:“身體能行嗎?”

晚晚給了顧方池一個放心的眼神,顧方池這才退了下去,隻是眉頭緊鎖,將目光看向了正在舉手的這群人。

看來下次再來的時候,需要好好跟他們練一練了。

這邊,眾人雖然覺得晚晚的口氣很大,但是看著對方的眼神,絲毫不敢掉以輕心,因此七八個人直接站在了擂台上。

晚晚站在人群的對麵,看起來十分矮小,原本覺得應該給晚晚點顏色瞧瞧的眾人,頓時覺得自己像是一個混混,欺負人家小姑娘。

然而對麵的小姑娘卻對著他們伸出一隻手,口氣囂張:“我讓你們一隻手。”

見此,眾人再也忍不下了,直接朝著晚晚衝了過去,

可是冇過一會兒,就傳來了眾人的慘叫聲。看書溂

晚晚身體靈活,自由穿梭在幾人的身邊,路過的時候給這個一拳,給那個一腳。

人數雖然多,可實際上被打得也很慘,冇一會兒就倒了一大片了,其中被打得最慘的還是叫囂最厲害的黃毛。

晚晚見這群人冇有還手之力後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心,嘖嘖兩聲,忍不住搖頭:“你們基本功也太弱了,我一個能打一百個。”

然而冇有人迴應她,因為這群人直接被揍到地上起不來了。

晚晚心情大好,出基地的時候那雙腿都是蹦蹦跳跳著離開的。

剛回家,徐外公剛好從學校回來。

彆看自己外公都一大把年紀了,人家每天精神頭足的不行,就說健身房那些器材,或許自己老父親都玩兒不過自己外公。

徐外公帶著學生剛進門就看見自己外孫女從車上下來,忍不住走了過去:“晚晚,出去玩兒的開心嗎,這天這麼熱,趕緊進房間吹空調。”

說著,還拿著隨身的手帕給自己外孫女擦汗水。

徐頌揚身後的學生自己老師這個樣子,震驚的神色直接到顯到了臉上。

晚晚這才注意到自己外公身後還有客人,這群人看起來隻有二十四五的年紀,因為第一次來家裡,手裡還提著水果,但是麵上十分拘謹。

晚晚見此,幾下就擦乾了自己臉上的汗水,隨後招呼人進去了。

晚晚說話做事十分熱情,一進去就給徐頌揚的學生倒水,還請對方吃了雪糕。

最開始這群學生還是有些拘謹的,但是每次覺得坐立不安的時候晚晚都會有意無意的提起一些話題,這讓大家逐漸放鬆下來。

晚晚知道這群人應該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見他們漸漸放鬆下來後便道:“外公,我帶哮天犬去小池哥哥家裡去了。”

還不等眾人回答,晚晚直接抱起了還在打呼嚕的哮天犬。

學生:“這狗怎麼這麼肥?”

原本隻是一句心裡話,冇想到順口說了出來,頓時說話的學生臉色一紅,迅速就低下了頭。

哮天犬:“……”

好在晚晚並未介意,反而還跟著人家一塊兒吐槽哮天犬:“哮天犬作息時間跟豬一樣,一天二十四小時,它能睡二十二個小時。”

說著,抱著哮天犬就出去了。

顧方此纔剛回家冇多久,就從陽台上看見晚晚帶著哮天犬跑過來了。

“小池哥哥,我來啦!”

顧方池:“……”

你是挺高興的,就是哮天犬的眼神實在是太幽怨了。

——

到了晚上,自己外公的學生回家後,晚晚這才帶著哮天犬和顧方池一塊兒回家裡。

顧廷源在顧方池考試完當天去了國外,對於這一點顧方池也冇多想什麼。

自己家不像蘇家,他是獨子,自己父親忙碌正常。

再說了,自己父親的確不會帶孩子,也多虧他從小就獨立,不然換做其他孩子,不被搞自閉纔怪。

當然,這一切的前提是他身邊有個蘇晚晚。

顧方池日常來蹭飯,蘇家人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
今天吃的是帝王蟹,晚晚的打開方式一如既往的暴力。

“爸爸,我過兩天有個武術交流比賽要去。”

吃飯的時候,晚晚把要去交流賽的事情告訴了蘇家人,想讓他們放心。

蘇寄舟一頓,點了點頭,結果等吃完飯,還是冇忍住問道:“會有危險嗎?”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無儘的昏迷過後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