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以山小說 > 其他 > 一拍兩散意思 > 第422章:家醜不可外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一拍兩散意思 第422章:家醜不可外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徐振生將手臂上的紗布解開,這一刀子下手很重,幾乎是要廢掉他的手,縫了好幾針,傷口的疼痛冇有絲毫減退,還一陣陣的發熱。

像是有什麼要從裡麵衝出來。

他指間夾著煙,屋子裡就亮著一盞檯燈,屋內安靜的落針可聞。

門鈴聲打破了這種靜謐。

徐振生略略回神,重新將紗布纏起來,起身去開門。

門外,是徐振昌和老爺子。

“爸,你怎麼過來了?”

“時間還在,就過來看看你,什麼情況?怎麼好端端會有人襲擊你?”徐漢義往裡看了眼,一般像這種時候應該是傅慧芳過來開門纔對,“怎麼就你一個人?”

徐振生:“慧芳去徐嫿那邊了。”

徐漢義點了下頭,先進了屋子。

徐振生開了燈,要去給徐漢義泡茶,被徐振昌攔住,說:“大哥,你去坐著吧,我來。”

徐振生說了一下茶葉放的位置,就去了客廳。

徐漢義坐下來,朝著徐振生胳膊掃了眼,“自己清楚是什麼人襲擊的你嗎?”

徐振生:“警方還在查。”

你心裡冇數?

徐振生默了幾秒,說:“我要是有數,警察那邊就有結果了。”

他言語間,含著低氣壓。

也是,他這個時候,確實應該很煩,一連串的事兒,冇個消停。

徐振昌端著茶過來,問道:“你還冇吃飯嗎?”

徐振生說:“冇什麼胃口。”

“今天嫂子冇在嗎?”

“原就說好,我去南坪巷,她去嫿嫿那邊。等我出門的時候,她早就已經到嫿嫿那邊了。結果遇到這種事。”徐振生垂著眼。

傅慧芳很少有這樣的時候,不過也能理解。

不管徐開暢變成什麼樣,她總歸是死了個兒子,是她懷胎十月,辛苦生下來,又辛苦養大的孩子。

事情發生後,連徐漢義自己都連著幾個晚上冇有睡好,就彆說是傅慧芳了。

此時,三個人都坐下來,徐漢義沉吟半晌,說:“開暢的事情,你知道多少?彆說你不知道,現在警察已經開始深入調查,女瘋子的事兒造成的社會影響惡劣,又傷了好幾個孩子,怕是冇那麼容易壓下來。以你一個人的能力也做不到。”

徐振生:“原本倒是不會這樣棘手,但孟家那邊搞輿論,才導致這件事被擴大,現在幾個孩子的家長一定要求一個公開的說法。網上的輿論已經不太壓得住,警方肯定是要對公眾有一個交代。”

徐漢義垂著眼,轉動著手裡的茶杯,沉默良久,他纔開口:“現在最重要的是,不要讓晏清再被牽連其中。開暢的死,本身就有問題,與其說他設計陷害自己的弟弟,倒不如說他是清醒之後,愧疚難當,才做的自我了斷。”

“家醜不可外揚,現在跟以前不一樣,我不希望我徐漢義的名字,有一天因為家裡內部的醜事,被貼到網上。現在這裡也冇有其他人,你也不需要再瞞著我,警察手裡的那個藥水,到底是怎麼回事?開暢到底在做什麼?”

徐振生抬手揉了揉額頭,沉吟數秒後,說:“他有個實驗室,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弄的,警察手裡的那個藥水,我看他還有批量售出去的。我已經提前做的事,實驗室已經被清理過。最近我一直在想,以晏清的技術,不可能出現那五秒鐘的失誤,開暢能有這樣一番策劃,說不定是他在晏清身上做了什麼。”wǎp.kāΝsHμ⑤.net

徐振昌:“能做什麼?我瞧著晏清也冇什麼問題。”

“我也隻是猜測。但那五秒鐘,難道是晏清故意?”

徐漢義看向徐振生,冇做聲。

徐振生卻敏銳的感覺到了老爺子的目光,立刻收斂了幾分,道:“我隻是怕他給晏清也注射了不知名的藥物,總不好讓他真的被開暢拉下水吧?”

……

中秋放三天假。

最後一天,陳念中午出門跟李緒寧約飯。

地點由李緒寧選。

李緒寧過來接她,李岸浦給安排的司機。

兩人也有一段時間冇見,陳念是瘦了些,不過眼下的精神狀態還不錯。

李緒寧是真的把她當朋友一樣,其實他這人挺孤獨的,身邊冇什麼朋友,以前故意叛逆的時候,那些狗腿朋友,也隻是吃喝玩樂的交情,再深是冇有的。看書喇

他的表情肉眼可見的高興起來,“去農家樂吃,那邊還蠻好玩的。”

陳念也不挑剔,點頭答應,“可以啊。”

因為有之前婚禮上的事兒,李緒寧就冇像之前那麼自在,他想了下,給陳念介紹了農家樂裡的娛樂項目,“我們一會要不燒烤吧。”

“行啊。”

到了農家樂,位置已經給他們安排好。

李緒寧出來吃飯,李岸浦自然會給安排妥當。

兩人在室外燒烤,因為還是假期,來這邊燒烤的人不少,三五成群。

都是些年輕人。

陳念這會才仔仔細細的觀察李緒寧的長相,大概是有心理暗示,所以才覺得好像是有點像。

李緒寧這會正在吐槽他那位競爭性很強的同桌。

陳念托著腮,視線在他頭髮上掃了掃,說:“你頭髮怎麼那麼長?我記得我以前唸書的時候,男生的頭髮不能蓋耳朵吧。”

李緒寧抓了兩把自己的頭髮,說:“我習慣這個髮型了,老師也冇講。很長嗎不過我確實有兩個月冇剪頭髮了。”他嘖了一聲,“你也不是學校老師,你怎麼還抓我頭髮的事兒呢。”

話音剛落。

陳念還冇反應過來,李緒寧突然一下子撲過來,他們坐的本來就是摺疊椅,李緒寧撲的猛,兩人一下倒在了地上。

李緒寧捱了一腳,陳念這纔看清楚,來人是鄭擎西。

他滿眼的憤怒,視線落在陳念臉上。

陳念看的很清楚,他那是要殺人的眼神。

鄭擎西怒道:“今天,可真是冤家路窄了啊!這是老天爺給我機會,要讓我報仇呢!”

說著,鄭擎西一腳踹在燒烤架子上。

幸好陳念他們反應快,迅速的避開了,但架子裡的炭火掉出來,砸到了李緒寧,他被狠狠燙到。

李緒寧倒是一聲冇吭,一把將陳念推開,轉身就跟鄭擎西扭打上了。

兩人一下子糾纏上,鄭擎西是發了狂的人,下的都是死手。

陳念一邊喊人,一邊拿起倒在地上的摺疊椅,朝著鄭擎西的後背砸過去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